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在国际俱乐部观察六方会谈  

2006-12-30 10:18:57|  分类: 政治战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加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美国代表团和日本代表团均下榻于建国门外的国际俱乐部酒店。每天早晚,在两国代表团出发和返回时,代表团长都会对在这里守候的记者作一番讲话。酒店方面也专门辟出大堂靠近正门位置的一块空间(这里暂且称为“新闻区”),供各国记者使用。此外,日本使馆文化处亦在这里,日方代表团有时会在这里召开吹风会。因此,国际俱乐部的小小方寸之地,也成了观察六方会谈的一个窗口。

驻地吹风与会谈进展

    驻地吹风会一向是门学问。各国代表在驻地几分钟到十几分钟的讲话,往往带有相当的目的性。因为各方都想通过媒体阐明己方的立场,并向谈判对手施加压力。对于个别代表团而言,这种吹风还是向国内政治有所交代的一种方式。所以,从谈判代表的讲话中,往往能够嗅出谈判的进展情况。

    同是代表团长,在这短短的吹风会上,美国代表团团长希尔和日本代表团团长佐佐江贤一郎的风格完全不同。

    希尔是典型的美国作派,非常重视媒体的作用,他自己性格又相对活跃,所以每次都能在答问时引起不少笑声。比如在会谈刚开始的两天,大家都试图打探会谈结束的准确时间,少不了要想方设法地旁敲侧击。于是有记者如此试探希尔:“请问您打算回去过圣诞节么?”希尔看了看他,答曰:“你是为自己问的吧?”大家哄堂大笑。后来事态的发展证明,当时各方的确也均不知道会谈究竟哪天能够结束。

    有时,希尔也会拿记者们“开涮”。某日,他在会谈后先参加宴请,又回了使馆,等返回驻地时,已是深夜11点,而在场的很多记者都是从4点钟开始站到深夜,等的就是晚间的这次吹风。然而,希尔进门后直奔电梯方向,并朝记者方向招呼曰:“明天见。”惹得记者群里一阵惊呼(以及暗中诅咒),希尔赶紧又调转方向走了过来,这才幸免于被相机和录音笔砸倒的可能后果。

    而佐佐江则更带有日本外交官的风格。他通常发言时面无表情,目光焦点定位于记者人群后方的某处,讲话声音也似乎只是喃喃自语。由于他讲话声音太小,所以每次记者们不得不把几十支录音笔和话筒都伸到他嘴边,拍出照片来后显得蔚为壮观,以至于某家通讯社发表的图片标题就是“被麦克风包围的佐佐江先生”。此外,他的发言一向特别简短,通常时间不过两分钟,言谈不过三五句,再回答两三个问题就告结束。而且由于日语的特点和他的个人风格,他讲的内容都比较含糊暧昧,这一点总让很多记者感到不过瘾。

    当然,也有例外。

    12月21日,谈判进入第四天。这天晚上,佐佐江返回酒店后,一反常态地作了近5分钟的讲话。他在讲话一开头就开宗明义地表示,目前“会谈的形势极为严峻”,现在“看不到打开困局的前景”。接下来他还指责,朝方不改变自己的强硬立场,是会谈面临的“最大困难”等等。其间,他多次使用了“坦率地说”这样的字眼,而且用词也比平时清晰很多。

    当时在场的一些记者听完他的讲话后,都感到日方是在努力向朝方施加压力,争取迫使朝方在第二天——也就是会谈的最后一天能有所让步。不过,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似乎日方未能实现这一心愿。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希尔和佐佐江的发言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以外交辞令为主。当你在现场旁听的时候,会觉得他们似乎说了不少话,但是等你仔细再听一遍录音,就会发现其实他们几天来说的几乎是同样的内容,无非具体言词有异而已。这可愁煞了不少记者,毕竟新闻要天天有“新”,如果每天发回同样的报道,这日子可就没法儿过了。

激烈的新闻战

    前面提到,“新闻区”在国际俱乐部酒店大堂的一隅,长不足十米,宽不满两丈,这里云集了众多著名和不那么著名的新闻媒体。根据《环球》杂志记者的估计,每次吹风会时,这里通常都挤有14~16台摄像机、几乎相同数量的方便梯(供摄像师站立取景用)、12~14枝长杆麦克风、4~5位摄影记者、近50位文字记者。当然,还少不了代表团长及其随从。每逢这时,必然摩肩擦踵。

    耐人寻味的是,在国际俱乐部酒店现场,记者人数最多的是日本。记者粗略估算了一下,每逢希尔吹风时,在场的日本记者大概都在30人左右,几乎占全场记者的一半还要多。更有意思的是,其中有一半都来自各日本媒体的华盛顿分部,他们跟着希尔跨越了半个地球,还要在会谈后很快再飞回华盛顿。

    照理说,日本媒体从东京派人更为方便,为什么还要这样兴师动众呢?据几位日本记者的说法,大致是出于两方面的原因:首先,美国国内目前主要在炒作伊拉克问题,而日本国内民众对中东并无太大兴趣,他们还是关心离自己更近的朝核问题;其次,驻华盛顿的记者更熟悉希尔和美方班子成员,这对采访有很大的帮助。

    这两点都为现场情况所验证。关于第一点,记者注意到,现场的美国媒体很少,平时无处不在的CNN和FOX标记此次压根儿未见踪影,大概就是因为目前频道时间全被伊拉克所占据,根本没有可安排给朝核问题的余地。

    关于第二点,记者感触尤深,这些来自华盛顿的日本记者普遍比驻华记者更为熟悉美国情况,而且英文非常流利,能够向希尔提出不少有深度的问题。此外,“面熟”也是个优势。会谈第二天早上,美国助理财政部长帮办丹尼尔格雷泽走出酒店,这些记者马上就认出了他,并能由他的身份联想到当天可能会有美朝金融会谈。而直到他走出去,尚有不少其他记者在相互询问:“这个人是谁?”还是一位NHK的老兄给解释了他的名字和身份。

    这些记者抵京后,大都利用雇员和朋友建立了自己的信息网络,钓鱼台、各国使馆、酒店外围,都有他们布下的“眼线”。每每代表团的车队一出钓鱼台,新闻区的记者就多了起来,等车队快到酒店时,会有一批记者的手机几乎同时响起,这是门外的“眼线”在“通风报信”,等几句短暂的应答之声过去之后,就能看到这些人不约而同地开始挤占“有利地形”,准备即将到来的采访。

    不过这样的信息网还是存在局限性,很多时候,代表团从钓鱼台出来,并不直接返回驻地,而是去本国使馆,或者干脆是去附近用餐。但是车队每经过附近一次,一众记者就要紧张一番,摄像记者把灯打开,文字记者把录音笔打开放好,摄影记者赶紧爬上梯子“卡位”,过了一会儿,发现大门口依然是空荡荡的,才知道是一场虚惊。一天里,常常是如此反复不已,由于大家都紧绷神经,以至于连摄像记者试灯都可能引发一场小混乱,真正都成了“惊弓之鸟”。大家闲下来相互交流时,都说采访六方会谈是最“没谱”的事情,盖因会谈的发展往往本身就不按计划进行,各代表团又都行踪不定,最苦的就是记者,只能靠施展“等”功来防止漏掉新闻。

    漏掉新闻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在会谈第一天下午,希尔回到饭店后临时向记者发表了一次讲话。他刚讲了没几分钟,一位大概是刚刚得到消息的记者从酒店大门外狂奔进来,由于他个头儿不高,又穿了一件长大衣,还系了一条长可及膝的围巾,跑起来自然是绊手绊脚跌跌撞撞,最后几乎一头撞到希尔身上,引发认识他的同行一阵哄笑,还惹得美国代表团的小胖保安赶忙拦住他,直到他亮明记者证件才放他入围。而这已算是很走运了,因为他是某著名通讯社的记者,通讯社是最讲究时效性的,如果他没能赶上这次重要的吹风,而二十分钟后他的后方上司看到了别的通讯社发出的电讯,那么少不了也要扣掉当月的些许银两。

    当然,生活总要继续,尤其是新年将近之际。在没有采访任务时,那些临时来京的外国记者们也没闲着。12月22日下午,大家都已知道会谈将在当天结束。伴随着浓厚的圣诞节气氛,几位记者开始在酒店大堂里互秀“战利品”——给孩子带的童装,给夫人带的小工艺品等等,原来他们几位都刚逛了秀水市场。到了晚上才听说,原来希尔当天也忙中偷闲地逛了以珍珠和工艺品著称的红桥市场,看来各国人民对于节日购物的热爱都是相通的。

    顺带一提的是,六方会谈还带动了国际俱乐部周边几家小店的生意。由于代表团返回的时间“飘忽不定”,记者们自然无法按时吃饭,只能叫些外卖。于是,经常可以看到有人从马路对面的“星巴克”里提着数十杯咖啡和一大袋羊角面包到这边送餐,另一家7-11便利店里也经常能看到不少记者。记者特意问了一位“星巴克”的服务员,她说这几天店里生意的确不错,她还很好奇地问:“对面这几天有什么事情么?”

    一场热闹的会谈过去,大家各自带着自己的新年礼物回家,有的是一份文件,有的是一组报道,还有的是玩具、首饰、小玩意儿。只是不知下次再见时,又会生出何许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