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东盟看日本,期待并怀疑着

2006-09-21 19:35:03|  分类: 翔宇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日本对中国与东盟关系步步防范,颇有把东盟视为其“后院”的意味。但日本要想以东盟为舞台夺取地区主导权,仍面临诸多困难。东盟对日本的看法可谓是充满困惑。

  东盟仍需要日本

  上世纪80年代,以日本为首的“雁形模式”逐渐形成,东盟各国纷纷在这一垂直分工模式下实现了经济起飞。东南亚成为日本经济“后院”。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日本提供了数额不菲的资金援助。东盟对日本的一些不够豪爽的做法虽然颇有微词,但仍对日本投以期待的目光。随着成员的增加,东盟面临着各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传统技术逐渐老化、外来投资减少等诸多新问题。日本的管理经验与技术以及政府与民间投资,仍然是东盟各国所急需并力争的对象。

  东盟作为中小国家的次区域组织,一直开展左右逢源、游刃于各大国间的“平衡外交”。目前,东盟面对的“平衡”对象包括美日中以及欧盟、印、俄等大国及地区组织。近期内这些对象的突出特点是:美国因反恐而无暇顾及,日本影响相对减弱,中国因素逐渐加大。对中国的崛起,东盟的主流意识是视其为机遇,但视其为威胁的论调也不无市场。出于“平衡外交”思维,东盟在加强自身的同时,也愿意让日本发挥作用,以制约中国等其他大国。目前日本是“东盟地区论坛”的成员,东盟加中日韩(10+3)首脑会谈、东盟加日本(10+1)机制以及东亚峰会的参与者。尽管日本的地区合作方案未必合理,态度也欠明朗,但作为世界经济大国与地区强国,在东盟的“平衡大国游戏”中,日本依然是举足轻重的主角之一。

  信任危机在增大

  近年来,东盟对日本的信任危机亦在稳步增大。其一,日本的援助与投资力度减弱,其对东亚经济合作的诚意遭到置疑。日本曾是“环太平洋经济圈”设想的首倡者,但总体上对区域合作态度暧昧,行动迟缓。日本似乎仍迷恋着以其为核心的“雁行模式”,仍停留在与东盟缔结的“行动计划”与“合作宣言”上,行动上却落在了中国的后面。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走向政治大国的步伐加快,其把经济援助与政治目的挂钩的做法又引发了东盟各国的反感。

  其二,日本在地区合作中小动作不断,其拉帮结伙、图一己私利之举引发疑虑。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今年8月下旬举行的东盟加中日韩(10+3)贸易部长级会议上,日本提出东亚EPA(经济合作协定)10+6构想,极力拉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等国加入东亚合作机制,试图以此取代或覆盖原已形成雏形的合作框架,使东盟“平衡大国,主导地区合作”的有利地位出现动摇。日本的如意算盘是:欲按自己的想法重起炉灶,凭借依旧强大的经济实力,联合“具有共同价值观”的“伙伴”助阵,在东亚经济合作中掌握主动,继而在政治上占据主导地位。这一思路日益引起东盟各国的警惕和戒备。

  其三,日本尚未卸下历史包袱,其渲染“东盟不再提历史问题”的手法难以为继。本来,东盟各国欲对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旧恶给予原谅或淡忘,未曾想新的历史翻案风接踵而来。对此,东盟各国不能不深感忧虑和不信任。日本苦心经营所换取的好感度已大大缩水。

  中国因素日益明显

  二战后,中国在与东盟关系上曾落在日本后面。在两极冷战结构和“文革”动乱等内外原因下,中国对东南亚外交一度受到严重破坏,同期日本却与东盟建立了密切关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不再以意识形态划线,广交东南亚新朋友,其地区影响日益凸显。特别是东亚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的地位与作用被东盟各国刮目相看,其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逐步确立。中国国力的增强及其对东南亚影响能力的提升,使日本感到了压力和挑战。

  日本在区域合作和自由贸易区的设想与实践方面也曾远远走在中国的前面。然而,在2001年11月的东盟—中国领导人会议上,双方就建立拥有17亿人口的自由贸易区达成共识,2002年11月签署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中国的后来居上之势,令日本不安地感到,在区域合作上其自身“将被排除在外”。

  在政治互信方面,中国与东盟各国于2002年11月4日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有关国家对中国在南海“谋求霸权”的疑虑。这与日本与东盟之间信任危机的增大形成了鲜明对照。2003年10月,中国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成为第一个加入该条约的非东盟国家。日本政府在朝野批评、盟友抱怨的压力下,不得不在“受中国推动”的气氛中,由拒绝转为匆匆签署该条约。对这些外交失策痛定思痛,日本必须酝酿新的对东南亚外交思路。

  近年来,东亚各国对中日关系恶化给本地区合作带来的危害十分担忧。东盟国家领导人曾在首脑峰会上敦促日本首相改善与中韩关系。可见,中日关系的影响已超出了双边范畴。仅有东盟主导,而没有一个良好的中日关系,东亚区域合作是难以得到顺利进展的。从这个观点看,日本对东盟外交需要的不是想方设法地与中国较劲,总想着要夺取地区主导权,而是要对东盟以诚相待,赢得它们的信任。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