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全球化制造“政治碎片”

2006-09-22 16:46:26|  分类: 政治战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片化已经成为与全球化相并行的另一种影响国际政治的力量。全球化以消除障碍,推动以国际贸易、投资和国际化分工的发展、生产要素的重新配置等为取向,打破了传统的地缘政治与经济的分割。但国际政治经济领域却在不断地制造破裂和碎片,各种非正式“俱乐部”方兴未艾,正在颠覆并重构国际政治经济关系。前者一目了然,而后者却不易看清楚,因而往往为人们所忽视。

  颠覆并重构国际关系  

  近来,在国际政治景象中有两件事情颇值得关注:一是经历了五年之久的多哈回合谈判宣告失败,主要原因在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未能在农业和非农产品的市场准入方面达成妥协。二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将提高中国、韩国、土耳其和墨西哥四国的出资比率,然后在两年内调整其他国家的出资比率,以增大新兴力量在该机构中的发言权。一定意义上,二者均反映出国际政治中权力的分散化和平坦化。

  与此相关联的是,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类似于20国集团、90国集团等名目繁多的各种集团纷纷成立,使国际政治经济领域中出现了错综复杂的组合。这一现象折射出在全球化大潮拍岸、高歌猛进之时,国际政治也出现了日益明显的碎片化趋势。

  碎片化是一体化空间与多元化张力相互作用的衍生物品,它指国际政治中行为体的多元化、权力的分散化和平坦化。其主要表现为:一、各种政治经济类型的组合和“俱乐部”日益增多。它们有不断切割国际政治的倾向。二、它们大都是以问题为导向的非正式组合。它们间无论是合作还是冲突,主要取决于它们在相关问题上的立场是否相似或矛盾。其关系是可塑的,并非一劳永逸的。三、这些碎片化和非正式化的组合,正在形成包括多种机构和独立行为体参与的广泛联盟。各种各样的行为体既相互竞争、又相互合作;既协调又排斥。四、这些联盟或组合并不像联合国那样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与合法性,它们往往关注的是相对狭窄或单一的议题,因此不可避免地受到批评。

  碎片化的特点

  国际政治中的碎片化有下列几种特点:首先,在全球化加速发展的同时,跨界问题、全球性问题越来越多,单凭一国的力量或单方力量均难以解决。如国际性金融危机、全球性气候变化、移民问题、跨国犯罪、毒品走私和恐怖主义等,都需要全球性政策协调。全球化使政府、政府间组织以及国际市场均不能独立有效地解决国际社会的福利、增长和现代化问题,因此需要呼唤各种各样不同的联盟或机制来应对这些挑战。

  其次,国际关系的平坦性日益显现。它折射出国际关系金字塔形的权力结构或霸权结构出现颓败,其结果是增加了多维权力的分散性。而高科技和信息的扩散使国家之间的相互联系空前增加、各种跨国网络得到强化,它们与国际秩序中的霸权逻辑产生激烈碰撞,从而使权力结构产生裂变,积聚效应放大。

  第三、国际政治的行为体更加多元,并相互竞争。国家之间的非正式的或准正式的结合比比皆是,同时还成为非国家行为体参与全球事务的一种委婉的表述。更为重要的是,当前存在的一些全球性体系安排,并不能充分反映后冷战时期国际力量的消长变化,传统的公共政策模式已经不适应时代的需要,它们没有充分反映公共与私营部门之间的关系变化。“全球治理赤字”不断出现,其合法性和权威性也大打折扣,因而,多元制度安排亟待完善,以疏导或排解传统安全困境的压力。

  第四,国际政治的碎片化一定意义上强化了竞争性安全关系。冷战结束后,世界政治转换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混乱状态。人们的安全感普遍缺失,不仅中小国家、弱国有这样的感受,连大国、强国也不例外。正是出于对安全感的渴望和追求,各种力量在塑造对自己有利的未来上,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未来挑战何在

  国际政治碎片化的进一步发展,意味着权力金字塔的日趋平坦,是全球性多边主义的新发展,有利于国际关系的民主化。同时,它也使国际政治关系更加错综复杂。碎片化的出现,将使西方的“全球治理”论调得到进一步张扬。全球治理的目的,是要研究建立某种全球体系、与新的国际合作机制相关的规则,以应对全球性挑战和解决跨界问题。其目的在于通过多层次、多行为体参与的机制——包括政府之间的机制以及公共与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来协调行动,防止全球体系内出现混乱和动荡。

  然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进程中处于弱势。冷战时,它们成为两大集团争取的对象。进入后冷战时期,这种“战略价值”不再存在,发展中国家需要以更独立的身份和姿态参与国际事务。而全球化的狂飙式推进,日益考验着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适应能力。在此情况下,发展中国家的联合自强倾向加强,以便加强自身在与发达国家谈判中的地位,更好地维护自己的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近来,西方舆论越来越关注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比如,欧洲学术界现在关注中国、印度作为“亚洲驱动者”对全球治理的影响。他们认为中印崛起的影响主要是负面的。如认为中国与印度不仅是发展中国家,还是“非西方国家”,它们的崛起将改变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甚至人口分布的结构;中国模式对其他发展中国家有不小的吸引力,一些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倒向中国,这可能会抵消西方国家在推行其外交战略时的努力;特别是中国仍然坚持传统的主权观、国家观,这与西方倡导的“新主权”理念大相径庭等等。因此,中国应当认真研究国际政治碎片化可能带来的影响与挑战。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