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日右翼狂躁惊动世界  

2006-09-08 08:40:04|  分类: 政治战略(原部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右翼势力近一个时期越来越猖狂。图为8月15日,日本右翼分子在靖国神社内举行活动。
  美国《华盛顿邮报》、英国《金融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近日发表观点犀利的文章,矛头直指日本右翼越来越放肆的民族主义诉求,两家报纸分别使用了《日本的思想警察正在兴起》、《危险的民族主义席卷日本》这样醒目的标题,对近一个时期日本右翼的极端暴力行动表示震惊,认为现在日本的一些动向简直“与20世纪30年代的情形如出一辙”。很显然,日本作为在东亚地区与邻国矛盾最多、最尖锐的国家,其意识形态中一些特立独行的东西,即便在它自认归属的西方阵营中,也显得格格不入。日本整个国家正因为右翼势力的迅速坐大而付出代价。

  国际媒体谴责日本右翼

  《华盛顿邮报》日前发表了美国公共策略机构新美国基金会美国战略计划负责人史蒂文·克莱蒙斯的文章。文章的题目是《日本的思想警察正在兴起》。这篇报道写道,不久前,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主办的网上刊物《JIIA评论》的编辑玉元胜发表了一篇文章,以日本国内反华言论的泛滥和日本首相小泉再次参拜靖国神社为例,对日本新兴“鹰派民族主义”的上升势头表示了担忧。对此,极端保守的日本《产经新闻》社论撰写人古森义久立即进行了抨击,称这篇文章是“反日”的。不仅如此,古森义久还要求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里春幸夫公开道歉,称该研究所不应利用纳税人的钱养活一个胆敢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提出疑问的编辑。非同寻常的是,里春幸夫竟然照办了,他在24小时之内撤销了该网站所有的评论,以及以往所有的内容——包括他自己发表的关于该网站可以坦率地讨论日本外交政策的声明。里春幸夫还致信《产经新闻》编委会,请求原谅并承诺彻底反省对该刊物的管理。《华盛顿邮报》认为,一个媒体竟然在右翼分子的攻击下束手投降,令人震惊。但是,在日本目前这种政治气氛之下,这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在最近民族主义上升势头的鼓舞之下,一群渴望回到20世纪30年代军国主义时期的右翼极端活动分子正在向主流圈子靠近,并开始攻击持不同意见的人。

  进入8月以来,日本右翼势力似乎越来越狂暴,右翼势力,无论是右翼政客、御用文人还是行动派配合默契,特别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行动右翼”势力的暴力倾向让国际侧目。他们一是为小泉“8·15参拜”摇旗呐喊、大造声势,二是要求继任首相继续右翼路线。右翼的猖狂活动是为了让所有反对的人闭嘴,就连日本自民党前干事长、曾经的日本首相候选人加藤纮一都不放过。8月初,一个带着刀和大量煤油的右翼分子烧毁了加藤纮一老家的住宅,幸亏加藤97岁的老母亲出去散步了。据称该嫌犯这样做是由于加藤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是否明智表示质疑。英国《金融时报》在题为《危险的民族主义浪潮席卷日本》的文章中对此报道并评论说:“一股强烈的反华、反韩甚至反美的民族主义情绪正在日本盛行……一旦有政治家煽动,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很难平息。这是种非常危险的情绪,政治家不应利用它。”

  澳大利亚《世纪报》日前则引述了另一件有关日本右翼使用威胁手段的报道,这次日本右翼有威胁对象竟是一名小学生。据报道,这名日本小学生遭右翼势力威胁,原因是他的父亲准备上电视参加名为“日渐抬头的右翼民族主义势力”的讨论,右翼企图用这种方法堵住不同的声音。《世纪报》评论认为:“日本失去了停泊地,日本民众就像断了线的气球,一旦右翼民族主义情绪统治了全国,这些没有依托的气球就会被卷入军国主义的气流,形成势不可当的巨大漩涡,这是最为危险的。”

  日本右翼越来越猖狂

  许多刚来到日本的外国人常常会发现一种怪现象:在一些大城市街头,甚至是东京繁华的市中心,时常会看见一种被涂上黑颜色的汽车在街上缓慢地行驶,车里面的人一直用怪怪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叫嚷,有时还会唱很老的军歌,非常吵闹,与日本安静的街面形成强烈反差。这就是日本右翼组织的宣传车。今年8月15日,小泉再次参拜靖国神社当天,许多日本右翼分子开着装有高音喇叭的宣传车,在东京的大道上开来来去,声嘶力竭地高喊着“东京审判是错误的”、“日本必须修改美国占领军制定的日本宪法”等。问起过路的日本人,许多人都不禁皱起眉头。

  二战后,日本的右翼势力基本上较收敛。但现在,日本右翼分子,特别是那些由暴力团和黑帮转化成的“行动右翼”,可说是肆无忌惮,采取围攻、滋扰、恐吓,甚至暗杀等手段,暴力化倾向越来越大。今年7月,《日本经济新闻》刊登了日本天皇对靖国神社合祭甲级战犯表示不满的前宫内厅长官的日记内容,右翼分子就把燃烧瓶扔到了该报社的大门口。去年1月,日本右翼还在前富士施乐公司会长小林阳太郎家门口扔了两个燃烧瓶,扬言要烧死他,只因为小林说了句“就他个人认为,希望小泉不要参拜靖国神社”。去年2月,日本退休教授岩男寿美子因为发表一篇多数日本人准备支持女性皇位继承人的文章,受到右翼的威胁,直到现在仍被迫保持沉默。日本右翼的矛头不仅对准有正义感的社会活动家,甚至连政府高官也不放过。2003年,日本副外相田中均在家里发现一枚定时炸弹,据称这是因为他在朝鲜问题上的温和态度。

  现代右翼势力已经接近战前右翼的顶峰时期

  从1881年起,日本右翼掀起了组织结社的热潮。据统计,1927年至1937年期间,日本右翼组织共634个,参加右翼组织人数达12.2万。在20世纪上半叶,日本右翼与日本军部相勾结,从策动“日韩合邦”殖民统治朝鲜,到支持“满蒙独立运动”,全面进攻中国,到处都留下了右翼的痕迹。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对日实施军事占领的美国强行解散日本所有的右翼组织,严禁右翼骨干担任公职,右翼一度被迫偃旗息鼓。然而,冷战开始后,美国的对日政策由“抑制”改为“扶植”,宣布停止解散右翼组织,并解除对右翼分子“剥夺公权的处分”。日本右翼死灰复燃。

  据日本警方2000年的统计结果,日本的右翼团体数约为900个,总人数约10万人,已接近战前右翼势力发展的顶峰时期。另外,现在日本右翼还包括许多由暴力团体转化而来的“行动右翼”,其中由日本国家公安委员会认定的暴力团体就有24个。“右翼理论家”荒原补水还宣称,若包括不公开的“西装右翼分子”(指具有右翼思想但没有参加右翼组织的人),日本右翼共有约350多万人。在思想理念上看,现代日本右翼叫嚣要“打倒Y.P(雅尔塔和波茨坦)体制”,对内主张“废除占领宪法(现行和平宪法)”;对外则鼓吹排外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要求日本政府推行强硬的外交政策。

  日本为何不敢对右翼说“不”

  其实在日本,多数民众并不喜欢右翼的极端行为。对于开着宣传车在街头上用大喇叭叫嚷的右翼分子,许多日本人异口同声说他们脑子有问题。可是为何现在右翼却越来越猖狂呢?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金熙德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右翼在政治上有人撑腰。虽然表面上日本政治制度没有变化,但实际上政治气候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国内温和派不断受打击,小泉重用鹰派人物,政治总体上出现保守化、单极化的现象。政治压力和审查制度压住了舆论的不同声音,例如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就曾追究某电视台播放的历史题材节目,这些都对媒体形成了无法对抗的压力。

  金熙德表示,一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行动右翼”势力也积极配合,不仅上街公然宣传右翼思想,还威胁、甚至试图刺杀稳健派人士,反对参拜靖国神社的政治人士几乎都收到过夹着刀片、子弹等的威胁信件或威胁电话。有和平人士表示,现在日本国内对表达不同意见的人根本没有保护,这使人感觉非常压抑和危险。

  还有分析认为,近年来,小泉等政客刻意炒作中韩对日本的“打压”,煽动普通民众的民粹主义“悲情”,右翼言论和思想与民众的“悲情”、“怨气”相投合时,出现一种“特有的默契”。日本著名时事评论家保阪正康不久前发表文章称:“小泉参拜的当天,民意调查显示,竟有七成年轻人赞成参拜,令人震惊。”保阪称:“回顾历史,在上世纪30年代,日本执行了欠缺平衡的法西斯体制,让人们无法发表自己的意见……加藤纮一家遭右翼纵火等事件,显示日本正走入一个使用暴力封杀言论的时代。”

  《华盛顿邮报》认为,最令人担忧以及至关重要的是,现在右翼势力的威胁似乎正取得成效。也许那些发表右翼言论和具有右翼思想的人与制造最近一系列事端的人没有直接关系,但这些言论往往使行动者深受鼓舞,而右翼行动反过来也会给右翼言论和思想以力量。更糟糕的是,日本许多政治人物,都没有发表任何言论来谴责这些试图遏制言论自由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