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要核发展,不要核危机  

2007-01-28 15:08:58|  分类: 翔宇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斯·布利克斯

  数天前,当美国总统布什首次就伊拉克战争“认错”时,其尴尬的表情与他当年对伊拉克宣战时的意气风发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个时候,布什会不会想起当初一位瑞典老人的劝告呢?这位瑞典老人,就是联合国监测、核查和视察委员会(监核会)前主席、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总干事、瑞典前外交大臣汉斯·布利克斯。当初,正是布利克斯顶住来自美英方面的巨大压力,反复向国际社会声明,在伊拉克并没有发现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他也因此被部分西方媒体指责是“投降派”。伊拉克战争爆发3个多月后,布利克斯黯然辞职。

  目前,已经79岁的布利克斯在一家国际组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委员会中担任主席,仍然在为和平事业而奔走于世界各地。近日,笔者对布利克斯进行了专访。采访就在他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家中进行。此时已经完全是个“局外人”的布利克斯,仍对那场战争的最终爆发耿耿于怀。

  爆发伊拉克战争是我最大的遗憾

  笔者:伊拉克战争爆发至今已经快4年了,至今所发生的一切都证明您的判断是对的,比如在伊拉克并不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布利克斯:不,我要纠正你的一个说法,其实我当年从来没说过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只是根据我们的调查,“没有发现”这种武器。

  笔者:看来您的这个说法“外交辞令”色彩更浓,是迫于当时有美国的压力吗?

  布利克斯:这不算外交辞令,只是对事实更准确的描述。不过,当时来自美国的压力的确很大,他们很希望我能成为伊拉克战争的“扳机”。比如在2003年2月,美国政府并不喜欢我们所提交的报告,因为我们仍然坚持声称在伊拉克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以美国希望我能对报告进行修改。我告诉美国人说,我们的报告就像天气预报,一切判断都基于已有的事实,不能连云彩都没看见,还偏要说下雨。我还对他们讲,我们是为联合国工作的,而不是美国政府的公务员,所以不能指望我按照某个国家的要求来篡改事实。

  笔者:那么您当时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讲,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呢?

  布利克斯:武器核查是严谨的,我只能确认,在伊拉克进行的700多次检查、以及500多个可疑地区内是“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但当时并不能排除我们没有找到的情况。

  笔者:伊拉克政府对你们的工作有所限制吗?

  布利克斯:不,伊拉克政府非常配合。比如我们基本都是进行的突击检查,开始是检查我们自己认为可疑的地方,后来则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等情报机构提供的线索进行检查,包括很多机密的地方都进去了,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可以说,是我们想查什么,就能看到什么。也正是由于伊拉克方面的配合,我们才认为自己的报告是准确的。

  笔者:如果当时报告说“伊拉克确实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否可以避免这场战争呢?

  布利克斯:事情没有那样简单。首先,在伊拉克的武器核查工作是一个“归纳”的过程,在所有场所没有被检查到之前,我们不能绝对地说伊拉克没有那种武器,尽管我想避免战争,但对调查报告不负责的做法,是有违职业道德的;其次,后来的事态发展证明,当年无论联合国武器检查委员会出台什么样的调查报告,伊拉克战争都是很难被制止的。至于是否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只不过是美国为了寻求战争“正义”所找的一个借口罢了。

  笔者:美国想找一个借口,所以希望您能在伊拉克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么您本人是个什么样的心理呢?

  布利克斯:坦率地说,我本人原来也是相信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但我的工作就像是一个法官,只能重证据,而不能做事先的假设和推论。或者说,美国是希望“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我只希望发现事实。

  笔者:可遗憾的是,您发现了事实,但战争还是爆发了。

  布利克斯:是啊,爆发那场战争是我最大的遗憾。尽管我可以用“我已经尽力了,我无力阻止”来安慰自己,但每每看到战争中所出现的死亡、哭泣,我总希望能为阻止那场战争再做点什么,至少以后,我希望战争不要再出现,这也是我为什么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委员会继续工作的原因。

  核武器带来了危险的均衡

  笔者: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威胁最大的就是核武器,可目前正在发展或有计划发展核武器的国家好像越来越多了,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布利克斯:打个比方说,你是我左边的邻居,现在你手中有了大棒,而我没有,同时我又不信任你,所以我也要想办法弄个大棒。当我有了大棒后,我右边的邻居有了和我一样的想法,他也要弄个大棒。这个大棒就是核武器,而大棒越来越多,是因为出现了第一个有大棒的人,而且这个人在很多时候还不讲道理,到处教训人。

  笔者:照您的说法,如果想彻底实现无核化,唯一的办法就是大家建立信任,然后说一、二、三,一起把大棒扔掉,可您认为这可能吗?

  布利克斯:现在来看很难,因为世界的发展并不均衡。还用刚才那个例子,你作为我的邻居,比我年轻,更比我强壮,如果再不讲道理,那么我确实没理由说服你让你把棒子扔掉,既然你不扔,我也就不扔了。

  笔者:难道核武器才是平衡世界的工具吗?

  布利克斯:有些人确实是这样想的,因为他们需要用核武器来确保自己的安全。比如朝鲜,上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时期,美军就曾要求被授权在朝鲜半岛使用核武器,这是朝鲜担心其受到核打击的开始。此后,朝美之间的不信任感并没有好转,特别是美国在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发动伊拉克战争,使朝鲜的这种不安全心理加剧,他们不想做第二个伊拉克,于是就希望用核武器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笔者:可伊拉克与朝鲜的情况不一样,伊拉克当初并没有安全问题,还入侵过科威特。

  布利克斯:你说的没错。可后来的情况是,伊拉克并没再侵略别的国家,结果也受到了打击,并且萨达姆政权还被推翻。所以在安全问题上,伊拉克成了朝鲜的前车之鉴。另外还有伊朗。虽然他们目前声称自己是在和平利用核能,但如果以后伊朗也发展核武器,其原因同样在于美国打击伊拉克,给他们提供一个不好的示范。

  笔者:看来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不仅没有遏制恐怖主义,还成为很多核危机的根源。

  布利克斯:根源谈不上,但至少也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笔者:那么您认为,未来世界爆发核战争的危险有多大?

  布利克斯:你这个问题倒提醒了我,刚才我所说大棒的例子并不十分准确,大棒是打别人的,而核武器除了伤人之外,也会伤己。我想这点,所有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都是清楚的,正因如此,我对未来的态度是乐观的。把刚才的例子再拓展一下,如果你手里有的是炸弹,并且发现用炸弹打别人对自己也没好处,你就会换个方法,改用大棒了,但那样就不是核战争了,当然最好的办法还是大家坐下来谈判解决。

  笔者:您是把核武器比喻为炸弹?可有的人说,核武器是“好东西”,因为它带来了世界的均衡。

  布利克斯:均衡是不假,可你想想,是你我都有个炸弹的均衡好,还是大家都没有炸弹的均衡好呢?所有有理智的人都会选择后者,因为核武器所带来的均衡实在太危险了,这也是为什么联合国以及很多国家都在努力防止核扩散的原因。尽管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相信面对危险的均衡,人们会有所醒悟的。

  从核危机到核发展

  笔者:说到防止核扩散,您曾经工作过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及“后辈”巴拉迪在您卸任后,因为在此方面的贡献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您是否感到有些“吃醋”?

  布利克斯:完全没有。你知道,从获得诺贝尔奖的提名开始,有些人可能要等待十几年的时间才能最终获奖,国际原子能机构及巴拉迪获奖,没准还是我在那工作的时候被提名的呢。当然这只是个玩笑。从我内心来说,他们能够获奖我非常高兴,因为这也意味着这份工作得到了认可。

  笔者:可您在联合国工作时,特别是在伊拉克武器核查期间,不仅有来自美英等国的压力,很多西方媒体也质疑您啊?

  布利克斯:没错,在进行伊拉克武器核查期间,我认为最大的麻烦就是媒体。比如有一次,美国《华盛顿邮报》说我“隐瞒伊拉克藏有7000公斤炭疽菌”,而实际的情况是,当时核查小组只是了解到,“伊拉克可能有生产、储存8500公斤炭疽菌的能力,但还有待证实”,这样的报道从事实到数字都完全不对嘛,他们“质疑”我?我还要质疑他们呢。

  笔者:可您现在还是媒体的焦点人物。比如在我进入您家前,就看到一家韩国电视台的记者刚采访过您走出去。

  布利克斯: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前,的确有少数美国媒体可能不太喜欢我。你要知道,当时美国的有些舆论也是支持对伊拉克动武的,但他们也许现在后悔了,正在怀念我呢。

  笔者:那您认为,当时少部分媒体的舆论以及来自有关国家的压力,是否影响到您的工作呢?

  布利克斯:准确地说是有的。比如我们最开始在伊拉克进行工作时,一些西亚国家领导人希望核查小组里增加更多的阿拉伯人员,于是我们就接受了他们的要求。不过要说明的是,对核查小组人员的学历和相关技能要求是必不可少的,比如他们要有生物化学和微生物方面的知识和特长,如果有导弹知识和相应军事背景就更好了。

  还有,在核查期间,对一些美国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我要经常出来进行澄清,这也算“影响”了我的工作吧。

  笔者:也就是说,您的工作原则不会因这些压力而改变。

  布利克斯:这点没有任何让步。比如刚才说西亚国家提出的要求,这是合理的,所以我会接受。但美国要求我在伊拉克“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对我及武器核查小组不负责任的诽谤,会令我很生气。当然,我也能找到“撒气”的渠道,比如通过那些欢迎我的媒体,我也说过个别国家的领导人是“战争推销员”。

  笔者:虽然您当年曾经很气愤,但毕竟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说些轻松点的话题吧。能说说您在2007年最大的希望吗?

  布利克斯:环境。我希望全球变暖的趋势能得到遏制,2007年斯德哥尔摩能有一个白色圣诞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道路上还看不到雪的影子。

  笔者:环境?您是一个核问题专家,在您的专业领域,难道您没有什么希望吗?

  布利克斯:其实这恰恰是一个核问题啊。人类自从发现核能以后,很多人都过于关注它作为武器的用途了,但不要忘记,核能还可以造福人类,比如更多地使用核燃料可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它就绝不会成为造成这个暖冬的罪魁祸首了。到目前为止,核能是技术发展最成熟、应用前景最广泛的清洁能源之一,如果人们可以对它善加利用,有一天你我讨论的就不再是核危机,而是核发展。这才是有核世界的未来。

祝愿中国在新的一年里和平、繁荣、发展。
    ——汉斯·布利克斯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