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葡萄牙,掉了队的欧洲兄弟  

2007-01-04 10:55:58|  分类: 文史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3月8日,里斯本举行盛大活动纪念发现巴西500周年

  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以葡萄牙为开篇,将这个面积仅9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刚过1000万的欧洲小国重新带进我们的视线中。约600年前,正是这个小国以当时不到100万的人口,拉开了人类大航海的序幕,同时也拉开了欧洲扩张的序幕。葡萄牙和西班牙的航海家们用前赴后继的航海探险将原先割裂的世界连接成一个整体,依靠新航线和殖民掠夺迅速建立起势力遍布全球的殖民帝国。当时的地球几乎就是被葡萄牙和西班牙瓜分。然而,依靠掠夺暴富的葡萄牙很快盛极而衰,如今几乎被世界遗忘。面对历史与现实的巨大反差,现在的葡萄牙人是如何看待的呢?

  “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

  “没有人敢否认我们的生活与大航海时代的历史有关,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里斯本大学文学系的伊莲娜教授对笔者说。葡萄牙百姓对历史津津乐道,很多葡萄牙人都喜欢把自己的成长经历与航海时代联系起来。他们总是有一种深深的怀旧情感。法多音乐在葡萄牙长盛不衰,据说它在航海时代很流行,由出海水手的亲人演唱,表达对出海水手的思念。

  航海时代的辉煌历史是葡萄牙学校教育的必修课,葡萄牙的各大主流媒体和电视台定期推出历史文献片,以现代的视野和手法回顾历史;就连很多娱乐节目也不忘拿历史说事,电视知识竞赛节目中为了吸引观众参与,设置了丰厚的奖品,比如每晚热播的“一个人对阵所有人”就经常提问很多历史问题;甚至有些脱口秀节目喜欢拿老年人的经历和一些不常用的古语开玩笑。葡政府开设了IPOR学院,负责全球葡语教学,就像法国的法语文化中心、德国的歌德学院和我国近年兴起的孔子学院。发扬葡语历史和文化历来是各个政党的竞选纲领和赢得民众支持的一张牌。

  记者在一次聚会中认识了刚刚从美国纽约工作回国的外交官里卡多·席尔瓦。“美国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比里斯本的生活要强上好多倍。不过没有悠久历史的民族是不会体会到一种归属感的,我想你们中国人也有同感吧?”席尔瓦先生反问道。不过,面对历史和现实,很多葡萄牙人还是有一种失落感,毕竟自己的国家强盛过、辉煌过,可如今这一切都已成往事。

  经济一直在欧盟末尾徘徊

  葡萄牙自1986年加入欧共体实行共同体经济政策以来,经济增长一度高于欧盟平均水平。然而,近年来由于受世界经济形势萧条、内需下降、传统出口产品竞争力减弱等因素的困扰,从2001年开始,经济增长速度逐年减缓。近几年来,葡萄牙经济连续数年零增长或仅有1%到2%的增长率。每年政府预算赤字都达到警戒线,经常依靠来自欧盟的援助。葡萄牙现在的人均GDP约为14000多美元,排在希腊之后。尽管拥有较完善的福利体系,但在欧盟经济一体化、欧元升值和通货膨胀的大背景下,葡国内消费明显不足,百姓的腰包几乎都要掏空了,很多打工族更是不满,罢工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由于在欧盟2004年扩大前的15个成员国中,葡萄牙的经济一直在末尾徘徊,它和希腊可能是最不愿意看到欧盟东扩的成员了。面对经济发展状况不如自己的东欧新成员,葡萄牙这样的欧盟救济国未来所得的蛋糕势必会被切得更小。有媒体评论说,灿烂辉煌的航海文化这口饭已经养了几代人几百年,吃不出新鲜花样了,葡萄牙需要新的历史支撑点来振兴国家。人家希腊2004年举办了雅典奥运会,基础设施建设的改善及外来投资的增加使国民经济萌生新气象。而葡萄牙呢,虽然同样于2004年成功举办了欧洲杯,可毕竟规模有限;更让葡萄牙人心里窝火的是,葡萄牙队竟然在小组赛和决赛中两次输给希腊队。

  作为欧盟成员,国力有限的葡萄牙在外交政策上基本与欧盟的立场保持一致,并历来把同美国的关系放在优先地位。不少葡萄牙人批评国家的外交政策向来缺乏主见,在欧盟和美国、西班牙面前亦步亦趋。不过,近年国际舞台上出现了几个葡萄牙人面孔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它的国际影响力,其中最有名的当数欧盟主席、前葡萄牙总理巴罗佐,还有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古特雷斯等。

  辉煌到衰落只有一步之遥

  虽然国土面积并不大,但葡萄牙是个典型的多元文化国家。北部的葡萄种植园、中部的小村庄、南部的阿拉伯文化无不折射出不同历史文化的印记。公元前1世纪,罗马人占领了这块土地;公元711年,来自北非的阿拉伯摩尔人占据了南部的大部分地区;1143年,成为独立王国。15世纪初,当时的亨利王子开启了葡萄牙的航海时代。由于受到地理条件、疾病、资源匮乏、社会经济动荡等诸多现实因素的限制,向海外扩张成为葡萄牙求取生存的唯一手段。

  从15世纪开始,先后涌现了迪亚士、哥伦布、麦哲伦等永载史册的大航海家。葡萄牙人的足迹更是遍布亚洲、非洲、南美洲,通过从海外殖民地获得丰富资源和巨额财富,建立起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帝国。当你翻开世界地图,想找到当年葡萄牙航海帝国主义时期统治的所有境外殖民地还是要花费一些工夫的。可以说,今天的里斯本乃至葡萄牙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在几百年前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然而,葡萄牙依靠航海迅速崛起的同时,也埋下了衰落的种子。首先是让葡萄牙富足起来的香料贸易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葡萄牙自己并不出产用来交易的原料,也不想生产那些工艺品。香料贸易的经营成本也在逐步加大,葡萄牙为了东方的战争需要花钱,为了维持与当地部落的联盟需要花钱,更重要的是,航行到印度仍然充满风险,海上的死亡率极高。葡萄牙人在东方的扩张可以说有点“过度”,分散到了许多地方。葡萄牙并没有相应的人口来承受如此多的“领地”。英国一位历史学家评论说,葡萄牙人是“肚饱眼饥”,什么都想“吃”,可是又“消化”不了。葡萄牙也曾做过努力,让国家适度从贸易中分离出来,交给一些公司去经营。但是并没有成功。在葡萄牙的工业生产能力没有提高的情况下,葡萄牙的东方贸易却带动了欧洲其他国家如英国、荷兰工业品的生产。一旦他们意识到葡萄牙人只是转手贩卖他们制造的东西,他们就用自己的舰队一步步夺走了葡萄牙人在远东的据点。由于随后国力的衰竭和英国、荷兰、西班牙等欧洲其他航海列强的兴盛,葡萄牙失去了大量的海外殖民地。1580年,葡萄牙被西班牙兼并,虽然在1640年摆脱了西班牙统治,但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重振大国雄风。

  外国人眼中的葡萄牙

  “葡萄牙注定是要衰落的,这是由它的地理、人口以及文化所决定的,它短暂的辉煌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那样的时代可能永远不会再来了,葡萄牙人必须接受这一点。”一位德国历史学家告诉记者。尽管葡萄牙正逐渐被世界许多国家遗忘,但它的前殖民地国家仍与葡萄牙维系着特殊的关系。1996年,维系葡语国家交流合作关系的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成立,定期举行首脑级会晤和部长级会议,就发扬葡语国家文化,促进经济文化等各方面交流进行探讨。面对昔日“宗主国”的历史与现实,这些前殖民地国家心态各异,不一而足。

  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当巴西队被淘汰出局后,葡萄牙队进入四强。巴西成千上万的球迷转而狂热地为葡萄牙队加油,指望葡萄牙队夺魁。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了巴西与葡萄牙的亲密关系。多数葡萄牙裔巴西人认为,葡萄牙也一度是世界海上强国,够他们荣耀一辈子。他们强调说,直到现在,葡语还是世界大语种之一,欧、亚、非都有国家还说着葡萄牙语。许多巴西人一生最大的愿望是到葡萄牙去旅游一次,看看祖先们原来住的地方,体验一下祖先们的生活。巴西人继承和保留了葡萄牙人大部分的传统和文化。不少巴西人还对葡萄牙未能在巴西立足,建立以巴西为中心的葡萄牙联合王国感到可惜,如果当初葡萄牙王室具有远见,在巴西建立新的葡萄牙王国,葡萄牙不会因疆土小而衰落,依据巴西广阔的领土和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资源,葡萄牙不会沉沦为世界不起眼的小国。像莫桑比克、佛得角、几内亚比绍等非洲国家在发展自身经济的同时,既希望借助历史文化语言方面的纽带作用得到葡萄牙政府更多经济和政治上的援助和支持,同时又希望摆脱殖民统治时期那段昏暗的历史,自立门户,进行具有民族特色的独立自主的发展。

  同在伊比利亚半岛上的西班牙与葡萄牙既是邻国又曾是宿敌,曾一度称霸世界,又相继走向衰落。面对葡萄牙的处境,很多西班牙人都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一位娶了葡萄牙妻子的西班牙人对记者说,我和太太虽然是两国人,但是谁都知道西、葡本是一个血脉的民族,现在仅仅是语言有一丁点的差异,其他的生活习惯等几乎一样,我们对葡萄牙很友好,将近一个多世纪我们两国几乎没有发生过什么摩擦。现在的西、葡似乎已经被绑在了一起。西班牙人去葡萄牙就像是从巴塞罗那去马德里一样简便。多少年来,西班牙媒体在报道葡萄牙的新闻时一般只报新闻内容,不作评论,尤其不作负面评论。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仍有1000名左右的葡萄牙人长期定居中国澳门,他们无疑已经融入了当地的文化和习俗,如今澳门特别行政区回归已整整7年,与其他葡语国家和地区一样,葡萄牙的味道越来越淡了。大多数澳门人的祖先因为逃避战乱从内地移居到这里,在之后的几个世纪一度被澳葡政府边缘化,加上语言的障碍(葡萄牙语只是作为澳葡政府的行政语言,在民间未有实际作用),未能彻底实现与葡人的融合,即便是手执葡国护照,更多的是将其当作旅游证件或是规避政治风险的保证,而对葡萄牙的经济、文化、政治、国际地位方方面面所知甚少,所以每逢被问及如何看待葡萄牙的兴盛与衰落时,亦无太多感触。与这些的淡然相比,土生葡人群体则对葡萄牙昔日的辉煌以及今日的风光不再感触更深。有年纪大的土生葡人曾在1999年澳门回归时因目睹葡国旗帜徐徐降落而百感交集,失声痛哭。这样的一种不离不弃的情怀在年轻的土生土长一代人身上已经十分罕见了,正如今年刚从葡文学校毕业的19岁的伊利莎所说,这代人出生于澳门,只能从书本上或是通过偶然的假期旅游接触葡国的历史和文化,因而所知颇为有限。

  虽然说大多数在澳门的土生葡人都习惯在节假日回葡萄牙探亲和度假,可葡萄牙对他们来说,更多地是作为一个方便、熟识的旅游疗养胜地而存在。针对葡萄牙落后的现状,澳门土生葡人圈子中始终弥漫着一种哀其不争的情绪:年长者不满于葡国政府长期的不作为,消极治国。而年轻人则更多地抱怨葡国居高不下的物价,除了足球以外,他们发现再也找不到为这个国家而振奋的动因。这些因素令他们即便是在回归以后也不愿意移居葡国生活。“去葡国干吗?难道去种薯仔吗”(广东话:马铃薯),戏谑之中透露着几分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