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的政治意识  

2007-12-23 19:17:50|  分类: 政治战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是政治意识非常浓厚的国家,它不仅以顽强延续的社会制度,享有四千年的文明史,还以名家辈出的政治家彪炳于世。这是中国人的幸事,因为足以有运筹帷幄的人才治国理政,使王朝绵延亘久,创造了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历史传统的文明古国;也是中国人的不幸,当世界迈进近代化的潮流,中国却背负沉重的政治桎梏,步履维艰,使长期领先世界发展的中国,落后于时代,给中华民族带来空前的创伤。

  中国人政治意识之强,不仅表现在封建专制主义的社会体制,激励各阶层的人士学而优则仕,走上从政的道路,源源不断地涌现政治精英,还在于国家意识形态渗透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使广大民众潜移默化地接受政治教化。以伦理政治为本位的文化,形成生活方式的意识形态化,这是培育政治家的最佳土壤。

  封建政治的实质是维护尊卑贵贱的等级制度,生活方式意识形态化的主要表现,是无所不在地维护等级序列。生活是实实在在的,一饮一食,一衣一帽,莫不有具体生动的样式和内容,在中国的衣食住行、节日喜庆、休闲娱乐、日用器物,无一例外成为等级序列的载体。

  穿衣着装是衣食住行之首,它最显著、最充分地表现人们的身份地位。封建制度的等级性首先在衣冠服饰方面有强烈的体现,如果说这人人不可须臾分离的衣服,在各个国家、各种文化形态中都有等级之别的话,但在中国列为道德化的表徵,王朝礼制的重要内容,在世界服装史上也属罕见。东汉的班固在《白虎通义》中提出衣服的概念,那就是圣人制作衣服,不仅是为了防寒蔽体,更重要的是“表德劝善,别尊卑也。”一身衣衫从质料、色彩、款式、花纹无不被历代礼制所规范,赋以等级序列和身份地位的涵义,成为伦理政治的图解和符号,由此形成衣冠之治的规章和传统。皇亲贵戚、官员士大夫、农民工商,从穿靴戴帽,怎样着装,穿什么,不穿什么都有明文规定和限制,冒犯的被认为越礼逾制,要受到法律制裁,因穿衣服不当而获罪的,史不绝书。在戏曲舞台上演员的着装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宁穿破,不穿错”,穿衣服,错不得!是这样深入人心,以至戏说、说戏也不得违反这铁定的规则。

  衣冠服饰在古人看来,不仅是防寒、实用、审美的消费品,更是等级身份、伦理政治物质化的形态。从这里可以理解,明代男子常见的发型是将头发盘在头顶,蒙上巾帕,称之为“一统天下”;清代男子与此相反,在头上剃去四周的头发,留下中间,梳成一条辫子,垂于脑后,寓意“削平四周,留守中原”。理发梳头本是生活起居的寻常事,却以治国平天下命名,寓有这样强烈的意识形态,这是政治意识深化到生活细节的表现。所以在2300多年前赵武灵王因为推行胡服骑射,而遭遇杀身之祸;400 年前明清易代之际,为剃发还是留发,梳辫子不梳辫子,多次酿成血腥暴力,甚至引发屠城的严重事件,这是生活方式政治化到极致的表现。

  生活方式如此政治化,在前现代中国是无处不在,无处没有。从思想到物质,从社会建制到消费品的分配,建立了以“礼”为中心的完备体系,古人倡导:“百姓日用即道”,大到治国平天下,小到穿衣吃饭,家常日用,无一不是天道伦理的体现。最典型的是故宫建筑群,这以宫城、内城、外城组成的三重城,居京都的中央地带,三大殿如土形,喻以君临天下,左祖右社,东西两侧建筑物对称分布,由近及远形成中间高两边低的格局。城市居民的房屋都是围绕紫禁城中轴线建筑,其高度和规模按社会等级循序递减。这种左右对称、高低有序的组合,实际上是政治格局的延伸。平民百姓家居的四合院也是如此,那种东西南北四向所构成的封闭院落,以厅堂为中心,正房、偏房,主次分明,上下严整,这种布局体现的是家长制中尊卑有别,贵贱分明的人际关系。所以这四合院从形式到内容,也是封建家庭伦理的展示。

  服装、住房的等级和建制,有国家的成文法为依据,这是强制性的规范,那出自民众的风俗习惯,民间传说,并非是官方的规定,却也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追溯中国节庆的起源就可略见端倪。端午节吃棕子、划龙舟,是为了纪念二千多年前忧国忧民而投水自尽的屈原;中秋节的月饼,是来源于元末农民军以暗号藏于面饼中,进行起义的联络;寒食节是因为晋文公为求得隐居的介子推出山从政,放火烧山,岂知介子推拒绝出山,抱住树身执意被烧死,晋文公在痛悼之余,命令从今以后每逢这一天全国不烧炊,吃冷食,以示纪念。全国性的节日是如此,有些地方节日也不例外。定海是偏居一隅的海岛,中秋节在全国都是八月十五,唯有这里在清代是八月十六,据说这是纪念明末南逃的皇室。九月二日是定海独有的节日,这一天是清兵攻破定海的日子,当地人称为“难日”,嗣后每年到这一天,敲锣打鼓驱逐鬼厉,全城祭奠,设饭食招待来往过客,称为“屠城羹饭”,由怀念故国成为一种民间信仰,是政治情结至深至重的表现。

  再看,中国最著名的四大文学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前三部是政治性小说,即使是儿女情长、充满脂粉气的《红楼梦》,被现代人阐释为世家大族由盛而衰的百科全书,也属微型的政治小说。在明清风行的讲史、评书、戏曲,诸如《隋唐演义》、《封神榜》、《杨家将》等等脍炙人口,为民众津津乐道的,也多为国家兴亡,政权更迭的政治故事。

  中国人何以在衣食住行,文化娱乐方面自觉或不自觉地凸现浓厚的政治意识?归根结底,是中国具有生活方式、等级序列、伦理道德三位一体的文化模式,在这种文化模式中,衣食住行和民众娱乐不仅仅是生活、享受的消费品,也是非文本的思想教本。寓教化于日用,是中国传统的经典之教,它以等级分配为核心,以伦理政治为本位,渗透经济、文艺、教育、人际交往和衣食住行的各个领域,从权力财产的分配到日用器物的消费,几乎无所不在,形成生活方式政治化的传统。这种文化模式最能适应以小农业生产为基础的自然经济形态,使极端分散的小农户从居家过日子就笼罩在同一的伦理政治氛围中,无处不受到教化。目不识丁的农民只要生活在这里,就能从切身生活的体验中接受影响,世世代代相沿为习,积淀为民族文化心理,成为群体无意识的自发倾向。阿Q 大字不识一个,不知道自己姓氏,可他非要顶着一个赵姓,还不是因为赵姓在当地是有社会声望的大族,普遍存在的社会心理,人情世故,驱使他拼命往上靠,攀附权势。所以中国人从权贵到平民都有浓厚的政治情结,这对凝聚广土众民的国家起了重要的作用。然而正是生活方式政治化的机制,又导致民族心理承载封建意识的重负,百年来中国的思想启蒙往往从生活领域发端,冲击政治秩序。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