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怎样才算有面子  

2007-03-16 08:58:01|  分类: 文史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的面子之所以是“人生的第一要义”,是因为我们的面子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传递性

  ●“面子”文化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在层层加码的面具重负下,中国人活起来焉能不累?

  ●对中国来说,最大的“面子”莫过于创造条件让城市和乡村的老百姓住得起房、上得起学、看得起病,使共和国的每一位公民有尊严地生活

  “面子”是“人生第一要义”?

  上世纪80年代初,笔者作为留学生第一次出国到法国,从戴高乐机场入境到巴黎市区。记得当时看到车窗外四通八达的全封闭高速公路,不由得联想到十几个小时前出发时,从狭窄的“杨林大道”前往首都机场的情形。同学们议论纷纷,争论北京基础设施比巴黎落后50年还是100年。那时,接待的法国人对我们这些远方来客也很好奇,一个劲儿地追问:你们到了法国看到的什么事情最出乎意外?对比中法的经济发展水平,我们这些本来多少有些清高的中国留学生,虽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都多少有种“没面子”的怅然。

  脸面对中国人的重要性,但凡对中国和中国人有一些了解的人都不会感到惊讶。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在中国居住了50多年的美国传教士明恩溥在他的《中国人的性格》一书中的第一章的标题就是Face(脸)。在英文中,Face的基本含义就是front of head(“头前面的部分”)。但是,对中国人来说,事情就复杂得多了。正如明恩溥所说:“中国人所讲的‘脸面’不仅仅指头的前面部分,它是具有多种复杂含义的名词,其意思比我们所能描述的或者所能理解的还要多”。对此,学贯中西的大学者林语堂先生也有这样的诠释:“中国人的脸,不但可以洗,可以刮,并且可以丢,可以赏,可以争,可以留,有时好像争脸是人生的第一要义,甚至倾家荡产而为之,也不为过”。

  按照我的体会,中国人所说的 “脸面”或“面子”是关乎个人荣誉和尊严的显规则,说白了就是要活得有尊严,让别人看得起。无论是什么层次的中国人,一事当前往往先替“面子”打算。我在国际机构工作,我注意到外国同事买车,在经济能力范围以内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但是,对于一些中国同事来说,要考虑的因素很多,银子、里子、面子,一个不能少。买什么品牌、款式和颜色的车不仅要根据自己的喜好和经济实力,还要顾及周围同事和朋友特别是中国朋友的感受,决不能让人说自己“土老冒”,实在“丢不起那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珍视自己面子的中国人也要顾及他人的面子,也就是所谓“给面子”。“面子”是一种资源,“给面子”的操作有时候还真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记得几年前在北京的公交车上,一位乘客突然喊:“我的手机被偷了!”如果按照与国际接轨的思路,碰上这种事情,我们应该报警。但女售票员使出了“给面子”神功,只听她大喊: “哪位乘客‘拿’错了手机,我数1、2、3,大家闭眼,请那位乘客把手机放在地上,我就不用麻烦警察了。”三声过后,手机果然便落在那位丢了手机乘客的脚下。

  撇开“面子”这个与脸有关的表达式本身,西方人其实也同样讲究personal prestige(个人尊严),我们常在西方文学作品中,读到男人之间为了自己的尊严而决斗的描写。但是细想一下,中国人的面子之所以是“人生的第一要义”,是因为我们的面子不仅是自己的脸,而且直接影响到父母、兄弟姐妹甚至其他亲戚朋友,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传递性。当年项羽与刘邦争雄,八千余子弟兵全军覆没,自己却不肯东渡乌江逃生,在自刎之前还感慨道:“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项羽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迹得到了宋朝女词人李清照的高度赞赏:“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而“无颜见江东父老”这句成语,也在生活中成为世代中国人特别是年轻学子们的压力和动力。国学大师钱钟书先生名著《围城》笔下的人物方鸿渐在欧洲游学,“兴趣颇广,心得全无,生活尤其懒散”,但是,在回国之前却经不住老丈人的谆谆期许,花了30美金买了一纸“克莱登法商专门学校”的博士学位证书,又到照相馆穿了德国博士服照了张相以后才敢衣锦还乡,终于保全了全家父老的面子。

  “面子”文化让中国人很累

  从个人到家人,“面子”还可以进一步抽象化、扩大化到本单位、本部门的“门脸”或者“门面”。对老外来说,门面不过是个entry(入口)或exit(出口),但中国人眼里的“门面”可就不那么简单了。早在两千多年前,孔老夫子在他那半部就可以治天下的《论语》中指出:“谁能出不由户?”(《雍也篇》)汉语里双扇为门,单扇为户,所以孔子说的“户”字,其实说的就是“门脸”:谁能外出而不经过屋门呢?孔子不愧是至圣先师,寥寥六个字就把门面的真谛说透了。是啊,无论平民百姓还是皇亲国戚,谁外出能不经过屋门呢?于是,家有宅门,官有衙门,企业、机关、学校也都少不了建一座体面的大门。去年媒体上曾爆出山东某大学的大门总共140多米长、两层楼高,两侧还有28根雄伟的立柱,耗资300万元。这所在学术上排在本省高校排名10名开外的大学,却在全国“豪华校门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山东这所大学的豪华校门是时下一些地方大兴“面子工程”的一个缩影。不久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云南富民县“荒山涂绿”事件,经过调查已被证明只是一名做装修生意的私营企业主为了保护“风水”把门前裸露的采石场刷绿,并不是当地政府的“绿化工程”。

  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值得我们深思的是,为什么社会舆论当初普遍“冤枉”了当地政府?原因很简单,因为国内类似的“面子工程”实在是太多了,老百姓已经习以为常。举例来说,每逢较大的涉外活动,有关地方的领导几乎都会临时抱佛脚费尽心机为城市作“美容”,最常见的手法就是“化妆”,将老楼房、破旧民居房和店铺粉刷一新,但是,却往往只粉刷城区主干道两边的临街的外墙,而置街道背后的脏乱差于不顾。在住房、教育、医疗等公共事业远远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情况下,一些地方以“公共文化设施”、“与国际接轨”的名义,动辄投资数亿、数十亿元打造“地标建筑”、“城市名片”。坐落在上海浦东新区的东方艺术中心,设备大多采用国际先进标准,无论软件还是硬件都可与欧美的新型剧场媲美。据报道,这座建筑总投资11亿余元,平均每天维护成本达9万元。虽然目前国内尚无专业冰上芭蕾舞团,但是艺术中心却设有高等级的冰上舞台,每启用一次仅耗冰成本就达2万元,至今仅使用过一次。按照中心管理者的说法,东方艺术中心已成为“高雅艺术发布地”,早已忘记了“公共文化设施”服务大众的初衷。近年,各地已建、在建的类似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这样的大剧院不下10座,其中有4个和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相当甚至还昂贵,一些中小城市也斥巨资兴建豪华剧院。这一张张 “城市名片” 固然光鲜抢眼,却是作为纳税人的普通百姓的沉重负担。我们常常感叹说中国人活得太累,我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从个人、家庭、单位、部门乃至整个国家,“面子”文化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在层层加码的面具重负下,中国人活起来焉能不累?

  重新审视“面子”观

  从我第一次出国到现在已经20多年过去了,如今,出入北京,当年的“杨林大道”现在已经被“国门第一路”——首都机场高速路所取代,机场轻轨也将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之前通车。可以说,中国仅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就在基础设施方面赶上了与发达国家近百年的差距,这的确是令所有中国人“长脸”和自豪的成就。我的一位在银行界工作的法国朋友,这些年来一直穿梭于北京和巴黎之间,对比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他常常不无自嘲地说“法国是50年不变”。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外国朋友“给面子”的说法,无论是高速公路还是豪华剧院,都无法掩盖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基本国情。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无论是政府还是个人都应该重新审视传统的“面子”观,在“争面子”的过程中来一个角色互换,给“面子”注入新的内涵。从政府的角度来说,最大的“面子”莫过于创造条件让城市和乡村的老百姓住得起房、上得起学、看得起病,使共和国的每一位公民有尊严地生活。而对于我们个人而言,“面子”应该是得意时的淡然,失意时的坦然,在痛并快乐着的不懈努力中追求内心的和谐,为崛起中的祖国尽一份力量,让中国成为世界上和谐发展的典范。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