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明星“教授”漫天飞呼唤文化回归  

2007-05-26 14:47:27|  分类: 文史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前文化的意识形态失职现象突出

     以往,由于许多复杂的原因,一提到意识形态,许多人持着逆反和对抗的心理,但站在传媒丰富性现状的文化立场,可能需要更为客观的态度。对于中国传媒而言,意识形态不是旁观者,而是抉择和引导者,文化的意识形态命题如今迫切地摆在我们面前。可以挑剔的首先就是失职现象突出,不自觉的意识形态表现在面对商业浪潮时过分推波助澜,这已经令许多人不满。如果说主管机构对市场的推动是必要的,那么首先应该站在有益于文化生存的立场上,而我们时常混淆了意识形态的责任。支持市场化的必要性其实是经济政策的范畴之事,我们更需要站在公共利益和文化建设的立场来看待问题,显然,二者是并不一致的,单纯来看都有立足的理由,但我们需要意识到,如果说以往需要偏颇地促进商业利益才能立足,那么现在已经到了更加关注文化利益的时候。

     娱乐已经成为大众、传媒、以及一些文化机构共同推动的对象,全面娱乐和全民娱乐的危险,在人们乐陶陶的享受中越来越明显。很多人忽略了娱乐世界的轻松浮华快感背后对于民族文化的侵袭和消减。看看社会裹胁而入诸多“秀”的浪潮,影视节目娱乐化的倾向不可扼止,电影市场已经容不下艺术创作“小”片生存放映的角落等等现象,我们不能不对于传媒提出严肃的苛责,也不能不把意识形态对于文化建设的责任问题重新提上日程。

     对于意识形态而言,没有必要去推波助澜,因为娱乐无须强调,文化却要建设,大凡归向本能造就的东西,不能强制压抑自会自存。但关乎文化的任务,却要主动自觉去扶助支持。就拿近年和文化沾点边的教授漫天飞的现象来说,大学的神圣在随便什么小明星都轻易被聘为“教授”后显得没落了,因为它给予人们这样的理解:教授其实在学校眼里也许就是炸作造势的工具,丧失了严肃和神圣感,所以,当上大学“教授”的明星其实不必在意也会瞧不起所谓“教授”。传媒也一样,没有传媒文化性状的传媒,人们也不必对它尊崇,越来越多的看不起正是这样的后果。我们当然需要适应更为良好开放的社会环境,宽容更多的大众文化需求。但意识形态应该有更为高远的见识。把创造性探索而不是娱乐放纵作为自己的宽容园地,应当把文化和艺术情感满足作为支持对象。毋庸置疑,今天的娱乐大多是急功近利,如同生存环境问题:科技部长徐冠华说世界能源只能用100年,中国在2050年就耗尽能源,中国现在是世界二氧化碳第一排放国,二氧化硫第二排放国,寻找新替代能源是人类迫切的任务。娱乐问题类同此理。所以,现在应该已经看到,娱乐是有限的,而寻找艺术与情感表现的新天地,应该是传媒的任务,其中,给予引导则就是意识形态的责任了。

     以往对于媒体政策的不当要求影响着媒体对于文化的认同,既然只要服从,就没有必要独立思考,而一旦缺乏独立思考的创造性,不是规模式的仿效,就是开闸泻洪式的一味娱乐。由于电视作为国家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给予比较严格的政策指导的合理性前提,被行业不恰当地放大,针对具体创作的指令性要求和权利机构的阶段性政策要求,投射到传媒要求中,严肃性就时常被带有指导性的舆论冲淡,文化批评的文化意味就消解在政策图说的单一性中。良好的学术批评原本是为良好的创作做阐释和提升准备的,却不时成为追风赶潮流的舆论工具,文化阐释失去了严肃的价值判断独立性,反而削弱了对于政策发展指导参谋的作用。所以意识形态的政策要宽松。

     意识形态更需要用文化眼光要求传媒对待社会现象

     强调意识形态自觉,正是站在文化建设责任上的自觉意识要求。寻求公正公平、自尊自律,是传媒端正自身的要求。而意识形态更需要用文化眼光要求传媒对待社会现象。比如,对于西方文化的问题,网络上有人大声疾呼排斥一些洋节、外语等,其声动人,其对民族文化的拳拳之心可感。但其实大可不必。我们积极建设富有吸引力的文化才是改变之策。又如对外语的大力推崇大大冲击了人们对本土文化的热情,但为走向国际化的急迫感做出如此大规模的“牺牲”是开放世界的必须,是融入世界经济这第一位要求的需要使然,我们都受益于此也都烦恼于此。但随着中国强大,应该用开放的眼光和心胸来看待问题,更需要有补救措施,尤其是在上述强制性目标已经在逐渐实现的时候,该有长远的民族文化自救措施。其实,人们对域外文化的好奇和其有效切合人本的东西不可忽视,需要研究并且自身修炼,为什么我们的节日越来越没有给人小时候那种期望的无限遐想和期盼的急切味道?看看2007年全国普遍有限制的开放燃放焰火鞭炮,已经多少充实了传统节庆的韵味,就明白自身建设比什么都重要。

     文化问题首先要用文化意识解决,靠极端的义愤和作秀般的倡导其实无济于事。去问问年轻人他们接受什么?同等的培植我们自己的文化节庆魅力才是良策。要说明,我其实赞同对中华文化的任何支持措施,但反对一些表面上标榜民族传统实际上却名不副实的行为,从自己做起,从实际做起,从长远打算,是我们真正需要的。传媒的清醒眼光和意识形态的文化意识对于认识包括中国形象标志是不是头等敏感问题,都具有重要意义。

     我所理解的意识形态责任境界应该是文化的,即高尚的人帮助他人反而要对被帮助者说:“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帮助你”,这一境界是意识形态需要的认识,即把引导帮助传媒实现文化价值当成功莫大焉的德行,这才能达到真正的境界。《伤城》中有“酒好喝,就是因为酒难喝”,换成传媒来看,就是:文化有长效的好处,是因为对于眼前的功利来说它难以现实奏效。但我们需要的是长效的“酒好喝”,和“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追求。  

  

   观点延深

     警惕文化产业的“去意识形态化”

     在当前的文化产业发展进程中,不少人忽视文化产业所隐含的意识形态功能,这是一种特别值得关注的现象。我国现在处于一种多元文化共生的状态,在今天的文化产品中能看到各种不同的意识形态,有刚刚从西方传入中国的时髦话语,也有早已确立主流意识形态地位的官方理论,还有一些已被证明是过时的、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陈旧思想。这些不同的文化意识形态事实上都在同一个舞台上争夺着文化的领导权。也正是在这种语境中,我们更要强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通过各种灵活的、有效的宣传方式,把民众引向正确的方向。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警惕几种倾向,一是为了经济效益而放弃社会效益,把一些不正确的商业意识灌输给民众,其次是后现代思潮泛滥所带来的消解作用,还须警惕一些西方国家把自己的价值观和思想体系强加给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实行文化殖民。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