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警惕社会情绪趋于极端和暴戾  

2008-10-20 22:13:36|  分类: 政治战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几个月来发生的几起极端事件,足以佐证社会情绪正在趋向极端化和暴戾化。

  第一起是杨佳案。杨佳以一人而手刃十警,以至六人不治,四人重伤。受害者明明是警员,而且代价空前惨烈,网络舆论却几乎一边倒,对杨佳抱以普遍同情乃至是赞美。如果不是社会情绪趋于极端和暴戾作依托,网络舆论的这种偏向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第二起是两个多月前的瓮安事件。瓮安县城不过区区六万人口,但出事当天,高峰时聚集现场的民众居然多达整整一万六千人,即县城几乎所有青壮男子都出动了。甚至不乏十三四岁的小孩子冲上第一线,见警车就烧,见警察就砍。民众与地方政府的极端对立,于此可见一斑。

  至于云南孟连事件,云南省委副书记李纪恒在一个干部会上已经有过精辟总结。他是这样说的:“对党充满感恩之情,待人善良温和的傣族群众拿起刀斧棍棒与警察对抗,用暴力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件事情必须引起我们当政者的反思,必须引起各级干部铭心刻骨、灵魂深处的反省!”

  极端不是中国人的性格。但极端事件何以突如其来而且此起彼伏?中国社科院最新出炉的一份调查报告可以给我们提示一些想象空间。这项覆盖全国东中西部28个省市区,130个县(市、区),520个村/居委会的大规模调查表明,“在‘群体冲突’方面,有28.26%的人认为干群之间最容易出现矛盾和冲突。”2006年3月启动的这项调查,与后来此起彼伏的极端事件有着明显的逻辑关系。如果说后来此起彼伏的极端事件是果,那么这项调查所反映的民众心态则无疑是因,是社会基础。

  社会情绪的极端化和暴戾化,是对社会稳定的重大威胁。如不能有效遏制,其必然结局,就是不知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一个很小很小的偶然事件,都可能引爆整个社会的激愤,引爆大规模的社会报复。而历史已经反复证明,这种社会报复跟大自然的报复一样不加节制,一样严酷无情,而且一样盲目。常言冤有头债有主,但极端和暴戾驱使之下的社会报复,是从来没有精确性可言的。它不会也不可能精确选择个体目标,而往往是一个群体针对另一个群体的地毯式轰炸,覆巢之下决无完卵,最终导致社会的沉沦和历史的断裂。

  几千年来,中国历史一直在这样的震荡中循环,每当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每当社会文明积累到一定程度,社会情绪的极端和暴戾也随之发展到顶点,社会矛盾和冲突也随之发展到顶点,然后马上来一次大的震荡,把几乎所有积累一扫而光,接着一切从头开始,从零甚至是从负数开始。我们的文明史长达数千年,但我们数千年积淀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甚至不如只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美国,原因正在于此。

  现在是到走出这种历史循环的时候了。就跟大自然的极端和暴戾发端于自然生态的失衡一样,社会情绪的极端和暴戾,无疑发端于社会生态的失衡。如果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当下的极端事件尤其是群体性事件,主要发生在县(市区)一级。这或许意味着,当下社会生态的失衡,主要也集中在县(市区)一级。这让人联想到经济学家张五常最近的一个观点。张五常认为,中国三十年既然创造了他所称的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经济奇迹,就一定做对了什么。而做得最对的,就是以县为基本单元,以县政权为经营主体,所展开的激烈的县域竞争。几千个县以自己全部的政权力量,集中辖下的全部资源来彼此竞争,这是创造中国三十年奇迹的根本原因。所以他对此情有独钟,而不惜用最高级的形容词来赞美。

  张五常的这个观点在互联网上正遭到排山倒海般的抨击。其实如果撇开张五常的主观评价不论,单就张五常描述的事实逻辑而言,则不能不承认张五常说的是对的。县(市区)为基本单元的地方政府,实际上构成了中国最经典的商业公司,只不过这种商业公司并非以资本来支撑,而纯粹以权力来支撑,借助权力垄断自己地头上的一切要素资源,把自己变成惟一的庄家,把自己的地头变成独家卖场,而所有民间自由资本,则不过是这个独家卖场的租客或者说过客而已,雁过拔毛。肥水都流政府田,地方政府想不富都难。

  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新形式的国进民退。即便在地方层面,经济高速发展所创造的社会财富,也主要都集中到了地方政府的手上。GDP再怎么高,地方财政再怎么增长,好像跟地方上的老百姓都没什么关系,都未必增进他们的福利。而这种高GDP,这种高财政收入,却往往以破坏地方上的老百姓的生存环境为代价。社会生态的失衡,就这样首先表现于社会财富分配比例的失衡,实际上地方政府与民争利,经济发展上不是还权于民而是一切操之于我,发展权操之于我,分配权操之于我,最终社会财富也主要操之于我。本来应该是经济发展主体和利益主体的民间则成了配角,越来越边缘化,越来越清汤寡水。

  从这里就清楚社会情绪极端化和暴戾化的终极因素了。显然,社会情绪极端化和暴戾化是以地方政府的极端化寡头化为基本前提的,实际上是地方政府极端化寡头化的必然产物。有论者认为,中国三十年经济奇迹的原因是我们有一个中性化的政府,什么叫中性化政府呢?“他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的利益,也不被任何利益集团所俘获,而且不和利益集团结盟。”这种中性化政府当然是我们所需要的,但是很遗憾,这只能说是我们下一步改革的奋斗目标,而不是现实。如果我们早已经完成了中性化政府这个目标,社会情绪的极端化和暴戾化趋势就会是无源之水,又哪会值得那么多人忧虑,又哪会有极端事件尤其是群体性事件的此起彼伏呢?固然,地方政府公司化在最初阶段对经济发展确实起到了发动机的作用,其功甚巨,不能一棍子打死。但现在的问题是,它已经遭遇天花板了,它带来的高昂的社会成本已经远远高于收益了。社会情绪极端化和暴戾化的危险所可能造成的进一步的后果,在后奥运时代的复杂演变中尤其难以预测,不是地方政府自身区区一点财政收入,尤其不是地方分肥集团自己小金库的一点点盈余所能够补偿的。

  而所有这些都说明,遏制地方政府极端化寡头化的危险趋势已刻不容缓。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