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由《西游记》里的“龙”谈开  

2009-04-24 20:22:36|  分类: 翔宇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西游记》中,龙王的能量不可谓不大。 

        为扑灭红孩儿的三昧真火,孙悟空去找东海龙王帮忙: 

        那龙王道:“大圣差了,若要求取雨水,不该来问我。”行者道:“你是四海龙王,主司雨泽,不来问你,却去问谁?”龙王道:“我虽司雨,不敢擅专,须得玉帝旨意,吩咐在那地方,要几尺几寸,甚么时辰起住,还要三官举笔,太乙移文,会令了雷公电母,风伯云童。俗语云,龙无云而不行哩。” 

        从这番话看,所谓龙王“司雨”,只是一个苦力的脚色。 

        泾河老龙的遭际,就更见得凄惨。为了和一个术士争一口闲气,泾河老龙降雨时,和玉帝规定的相比,“改了他一个时辰,克了他三寸八点”。其结果便是被送到剐龙台上,“难免一刀”。 

        这么看来,从理论上说,天要下雨,龙王说了完全不算,那么,民间用猪头三牲去龙王庙求雨,岂不是走错了门路? 

        封建时代帝王最基本的信念,便是能对事无巨细的一切问题都做出英明的决策。所以像降雨这样的事情,应该是从“玉帝掷下旨意”开始的,然后,才下达到各个具体的执行部门。 

        显然,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对这种大一统理念身体力行的皇帝,都是一些累得要死要活的劳模。《史记》中记载,秦始皇批阅奏章,“至以衡石量书,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而有人计算过明太祖朱元璋一天的工作量,仅批阅奏章一项,平均每天就要看二十余万字,处理四百二十三件事。 

        玉帝不会比他们轻松。“在那地方,要几尺几寸,甚么时辰起住”,规定如此明细,如果同时有多处要下雨的话(显然这是常有的事),工作量就十分巨大。——何况,下雨还只是他日理万机中的一“机”而已。 

        当然,玉帝或许也有猴子那种拔把毫毛变无数法身的本事(不过他身上的毛发无疑比猴子少很多),所以比起秦皇洪武来,算是较有办法。但是,如果考虑到“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因素,他面前堆积的问题,就只有更多。 

        “三年无雨三年涝,十年倒有九年荒”,每年的降雨量掌控得如此糟糕,原来症结在此! 

        一 

        在凤仙郡,因为累年干旱,搞得“大小人家买卖难,十门九户俱啼哭。三停饿死二停人,一停还似风中烛”。猴子找东海龙王敖广降雨,龙王不敢擅专,要猴子自己去找玉帝请示。到了灵霄殿下,才弄清无雨的缘由: 

        玉帝道:“那厮(指凤仙郡郡守)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朕出行监观万天,浮游三界,驾至他方,见那上官正不仁,将斋天素供,推倒喂狗,口出秽言,造有冒犯之罪,朕即立以三事,在于披香殿内。汝等引孙悟空去看,若三事倒断,即降旨与他;如不倒断,且休管闲事。” 

        凤仙郡禁止下雨,是一把手震怒并亲自在抓的问题,龙王自然就不敢动作了。但要玉帝不在灵霄宝殿待着,而“监观万天,浮游三界”,可真是一小概率事件(否则,比凤仙郡郡守混蛋的地方官多了,为什么雨还照下不误)。玉帝太喜欢抓权,结果导致事情多得管不过来,也就只好对执行部门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就造成了龙王的实际权力,永远比理论上要大得多。在绝大多数时候的绝大多数地方,玉帝既没说要下雨也没说不许下的,龙王通常都是能做得了主的。 

        所以,另外几次猴子找龙王,龙王虽也推说了两句无玉帝旨意云云,但旋即就还是降起雨来了。只不过,下雨时没有风云雷电这些凑趣的。 

        可以想象,这种没有经过审批的私雨,不是一次两次。 

        同样可以想象,孙大圣那是面子大,龙王怎么都得卖个人情;换作平头百姓求雨,就不能这么空口说白话了。龙王庙的香火旺盛,不是没来历的啊。 

        正所谓:东边日出西边雨,又是龙王舞弊时。 

        二 

        积水成渊,蛟龙生焉,有时小到一井之微,亦有龙王。但《西游记》五十一回明言,北天门内乌浩宫有水德星君,总管“四海五湖、八河四渎、三江九派并各处龙王”。可见各水域的地方官员,却常常并非由龙族成员担任。如鼍龙居住的黑水河有河神,后来变作唐僧脚力的西海小白龙,曾在鹰愁涧安身,鹰愁涧也是另有水神。 

        大抵,龙是水中大族,然而一般龙族子弟,如不得玉帝或如来的敕封,仍是一介平民。此点,《封神演义》与《西游记》的设定相同。哪吒打死东海龙王三太子敖丙,老龙王不说连我的儿子你也敢打,而反复强调“吾儿乃兴云布雨滋生万物正神”,盖此种身份,非一般龙子所能有也。观音给小白龙的临别赠言曰: 

        “你须用心了还业障,功成后,超越凡龙,还你个金身正果。” 

        取经成功才能“超越凡龙”,则显然小白龙虽亦是龙王三太子(西海),却远够不上正神的地位。 

        当然,龙族亦自有能力将绝大多数水系掌控在自己手中。多子多孙是第一步,然后是多元化的教育,所谓“龙生九种,各各不同”。龙王司雨,既隶属于天宫的水利部门,同时又在东西南北四海有其各自的根基。而他们的子弟所在,则十分分散。如前面提到泾河老龙的八个儿子,既有淮河、济水、长江、黄河等大水系的地方官吏,又有玉帝、佛祖等高层首长的身边人。《剑桥中国晚清史》的作者写道: 

        “一个世家还可以同时在乡下和大城镇扎下根基,以分散它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当农村发生灾荒和骚动时,这个家庭的城镇部分可以安然无恙。而当城市里改朝换代或出现官员造成的祸害时,他们在乡下的老家却风平浪静。当发生内战或外族入侵时,双方阵营里都可以找到同一个家庭的成员,而各为其主。” 

        作为族长,可以不介意牺牲一两个宗族成员,但关涉到家族整体利益或声望,却断然不能让步。鼍龙固然是应孙猴子之请而抓了,但他八个哥哥的工作安排,西海龙王当与有力焉。小白龙因纵火烧了殿上明珠,而被亲父告忤逆一案,详情不明,背后或另有玄机(西海太子摩昂到黑水河,与唐僧师徒答礼,而竟独不与三弟对话,似更可见此事蹊跷)。《后西游记》中,孙小圣保唐半偈去西天取经书的真解,跑到东海龙宫去要一条龙变马,一向胆小怕事的老龙王便抵死不肯了。

        老龙王道:“哪个吝惜?若要宝贝,便送他些值什么。他要龙子龙孙去变马,岂不坏尽了龙宫的体面。” 

        家族力量大了,对中央政策的推行,当然是一种妨害。官员到地方上,经常会发现如果没有本地士绅的配合,工作根本无法展开。鼍龙欺负黑水河神是极端的例子。小白龙吃了唐僧的马,猴子发飙,山神土地都过来说明情况,鹰愁涧水神反而没有露面。他跟龙王靠得最近,两头得罪不起,只好能躲则躲。当年汉武帝派出刺史,对各郡太守进行廉政考评,而视察的重中之重,就是看他们是否和当地的豪强大族有所勾结,——可见此类问题的普遍与严重性。 

        外国学者治中国史,往往惊诧于古代中国政府只须使用一个极小的官员班子(即使中国史书认为是冗官冗吏充斥的时代),便能治理如此一个人口众多的庞大帝国。实则是小农社会,日常生活中如何解决或消化大大小小的问题,家族宗法发挥的作用,往往尤大于政府。 

        孔夫子说,判官司断案,我也不见得就比别人强些。一定要说我与别人有什么不同的话,那该是我能让人家不打官司罢。矛盾总是有的,不打官司,无非是改由有权威的大家长出来摆平。为了小鼍龙抓走唐僧的事,行者找到西海龙王,本来嚷嚷着要“上奏天庭,问你个通同作怪,抢夺人口之罪”。但后来,却只是由摩昂太子把鼍龙带回西海了事。虽然有人怀疑,鼍龙在西海龙王那里是不是真的受到了处罚。但猴子这么处理,却可说是很符合圣人“无讼”的遗教。 

        故无大变故,官府的这个所谓“极小”的班子,对老百姓而言却仍属额外的负担。

  评论这张
 
阅读(88239)| 评论(26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