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换偶之前,先换国籍  

2010-04-06 19:22:21|  分类: 翔宇沙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5岁的南京某大学原副教授马尧春因涉嫌“聚众淫乱罪”,被南京市秦淮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现在他正面临最高5年有期徒刑的指控。

换偶之前,先换国籍 - 翘楚 - 翔宇沙龙

几条相关新闻都以相当同情的口吻说,如果领刑,马尧春将成为20年来第一个因为“聚众淫乱罪”获实刑的人。

马尧春被检察院起诉“聚众淫乱”之罪,我觉得这4个字中至少“聚众”和“乱”3个字是成立的,马尧春组织的“换偶”活动,最多集聚了22人之多,“众”当然是够了,而这22人位男女之间的性关系也只能以一个“乱”字形容,这还不乱还有什么是乱呢。

乱炖也是乱,但挺好吃。

字典里说,淫,是不正当的男女性关系,这个字即使是中性词,也是合乎马副教授一伙人状况的,一群男女在一起乱搞性关系,说他们是聚众淫乱,没错。

其实,最重要的是这成不成其为“罪”。

几千年前就有话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到了现代社会,性关系的有限开放大众也是可以容忍或者理解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在中国人的道德观而言,这样的事毕竟是淫是乱,不值得声张,如果更有人为它大加辩护,并以此作为攻讦政治制度的优劣,就有点儿捡便宜卖乖的味道。

试想,如果马副教授不是副教授,也不是正教授,而是长期处于性饥渴的农民工,估计有这么一档子事,于社会权力机构而言或者就睁一眼毕一眼了,那也无需李银河小姐替他们说话;如果这个马副教授,也不是正教授,而是个副局长,因此被判了罪,估计李银河小姐会站出来替这样的判罚叫好,说贪官们活该。

偏偏马尧春是个副教授。

副教授,知识分子,最容易得到知识分子们的同情心,或者是心有戚戚,但你有没有想过普通大众一听说一个副教授――传道授业解惑的中国人的灵魂工程师还乱搞这样的事,不但乱搞还要搞乱,会是如何鄙视?

知识分子,在中国社会,尤其是现在,还是受到普遍尊重和尊敬的,还是头上有光环的,或者那些被马尧春裹挟进换偶群里的人中,我相信就有人会想到“哦,连教授也换偶,我们不换也太山炮了吧!”的,所以,我亦相信,南京法院部门对马尧春的判罚也是出于大众的意思。

南京的马先生其实挺让知识分子们丢脸的。

但我并没有认为,当代社会某种自愿、隐私、成人的两性关系都犯法。

实际上,它们大多发生了,也没有犯法。

不过,我很不同意李银河小姐说,世界各国大都没有惩治换偶活动的法律,因为这类活动并没有超出多数社会约定俗成的性活动三原则:自愿,隐私,成人。此类活动没有受害人(不是强奸和猥亵),甚至没有受损的社会关系(婚姻)——所以,马先生在中国被判有罪就是这个法律本事有罪,最重要的是你不能用“世界各国”的情况来度量中国,莫说聚众淫乱,就是自己淫乱,在伊斯兰世界也可能被判受刑甚至可能丢命,全世界信奉伊斯兰的人并不在少数,你不可能说那种对淫乱的更严厉惩罚不是“世界各国”。

其实,虽然中国20多年来都没有出现因“聚众淫乱罪”获实刑的人,但并不能就说明“聚众淫乱”可以越来越乱下去,而越乱越合法。

李银河小姐在为马先生辩护的博文的最后一段说得特别特别搞笑,它让我觉得马先生做的不是什么聚众淫乱的事,而是如爬雪山过草地一样伟大的事:

不夸张地说:惩罚换偶的法律不仅伤害了当事人的基本权利,而且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由于经济发展迅速,我们中国的形象现在在世界上越来越正面,富裕,文明,人民有尊严;而惩罚换偶则将大大给我们国家的形象抹黑,好像我们还是一个不开化的野蛮国家。爱国的朋友们,大家起来保护国家的形象,保护涉案人员的人权。

李小姐,惩罚换偶,所谓的当事人的人权,如果它违反了法律,该惩罚的还是要惩罚,就像杀人犯要偿命一样――更说不上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你这个“天下”是西方的天下,似乎算是冒了大不韪,如果你这个“天下”是伊斯兰的天下,或者不惩罚还可能是冒大不韪呢。

所以说,拿所谓的“天下”来吓唬人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在惩罚换偶之前,其实,由一个大学副教授组织22个人换偶已经“给我们的国家抹黑”了,所以你说的“惩罚换偶则将大大给我们国家的形象抹黑”就是不成立的,更不能说明中国是野蛮不开化的国家,基实中国是不是野蛮不开化的国家,李银河自己应知道,谁自愿呆在一个野蛮而不开化的国家里呢?

最最可笑的是,李小姐居然在最后一句说“爱国的朋友们……”,让我听着好像是说:“爱国的朋友们,为了我们的国家,大家一起乱搞吧。”

扯淡!

其实,细细想来,马尧春因此事被判刑,是一种在错误时间错误地点犯的一个错误,可能换个时间换个地点,他的事就不算错误,而只是种自愿选择了。

借机用推翻聚众淫乱罪来攻讦政治制度,我不同意,虽然“政治制度”这个词已经被妖魔化到了极致,但我仍然在此处要为它辩护。

其实,想合法地“聚众淫乱”而不犯法不用坐监的办法是有的,但你听李银河的没有用,还是要听我的,即换偶之前最好先换国籍,换到那些允许这种行为的国家去就完了。

“聚众淫乱”有罪,并不是共产党的毛病,国民党来管,也一样可能判你有罪。如果,抗日战争没有胜利,中国真的变成了日本人奴隶国,或者又变成了美国的奴隶国,马尧春的事也一样可以被判有罪。

和爱国有屁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90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