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翔宇沙龙

淡出江湖,专心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家庭顺治、生活康熙、人品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天下宣统!

网易考拉推荐

吕不韦致秦始皇的一封家书  

2014-01-12 17:47:08|  分类: 文史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人曾为盗墓贼,于猴年马月某日偷掘了故秦相吕不韦之墓,发现墓中存有一沓竹简,原来是吕不韦临终前写给秦始皇的书信(估计一式两份,一份寄与秦始皇,一份带入坟墓保存)。某人觉得吕氏书信颇为珍贵,于是将它翻译为现代汉语并贴到网上,以便供大家分享。 

吕不韦致秦始皇的一封家书 - 翘楚 - 翔宇沙龙 

        政儿,我的政儿:

        当你看到我这样称呼你的时候,你肯定会大吃一惊,但也不感到意外。毕竟,你知道你是我的儿子,我也知道你知道你是我的儿子;我知道你假装不知道我是你的父亲,你也知道我知道你假装不知道我是你的父亲。其实,究竟谁是你名义上的父亲,谁是你血缘上的父亲,咱们心知肚明。

        也许史家将来还会对此产生争议,但事实终究是事实。毫无疑问,你母亲原是我身边的女人,尚未与异人成婚,已然怀有身孕。当年我到邯郸经商,碰巧遇到在赵国为质的异人,尽管他只是秦国储君安国君的庶子,可我觉得他不失为一件“奇货”,值得屯积,待价而沽;或者说,只要在他身上舍得投入,必将获得丰厚的回报。我料想,通过周密策划与精心包装,可以使异人返回秦国,并最终继承王位。于是我特地拜访异人,告诉他我可以使他光大门庭,开始他表示怀疑,等我说出具体的策划方案,他异常兴奋,答应事成之后,让我与他共同治秦。中间有一段插曲,一次异人来我家做客,我让你母亲作陪。你母亲不仅花容月貌,而且能歌善舞,异人看了为之倾倒。我也经历过风花雪月,看到他如此着迷,只好忍痛割爱,让他把你母亲带走。翌年正月,你母亲就生下了你。我希望你成为伟大的政治家,建议异人给你起名为赢政。所以说,我不仅赋予你宝贵的生命,而且给予响亮的姓名。

        当然,异人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也知道我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他坚持认为你就是他的亲生儿子,我也坚持认为你就是他的亲生儿子;他知道我知道他是假装认你为亲生儿子,我也知道他知道我假装认同他认你为他的亲生儿子。只是两人心照不宣,共同维护这个秘密,这样对谁都有利。那时候两人都着眼于下一盘很大的棋,目的是接管秦国的最高权力。如果他过于计较你是我的亲生儿子,会影响两人团结合作,弄不好中途崩盘,前功尽弃;再说,他认你为他的儿子,也为他争夺王储增添了筹码,毕竟儿子意味着后继有人;尤其是,当他发现自己缺乏生育能力之后,更加坚定不移地默认你这个儿子。

        也许是质子生活的压抑使他丧失生育能力,相反你母亲倒是充满活力,即便后来成为秦国王太后,还要与我亲密接触。我怕引火烧身,只好寻找替代品,让身强力壮的嫪毐扮成宦官,入宫侍候你母亲。他俩走到一起,果真如胶似漆,还居然给你弄出两个异姓小弟。嫪毐这个市井无赖,给点阳光就灿烂,倚仗太后宠信,招权纳贿,胡作非为;随着权势膨胀,他日益张狂,口无遮拦,一次饮酒时与人斗嘴,竟然声称是你的“假父”。得知这个消息,你禁不住恼羞成怒,当即下密令调查,嫪毐与太后的隐情终于败露。嫪毐一时狗急跳墙,盗取太后与你的御玺,调动军队进攻你所居住的蕲年宫;幸好你早有防范,一举粉碎嫪毐的叛乱,夷其三族(包括那两个孽子)。

        嫪毐被诛,确实罪有应得。追根溯源,事情牵扯到我头上,倒不是我参与嫪毐作乱,而是我亲自将把嫪毐介绍给太后。其实,我那么做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一则满足太后欲求,二则保全自身名誉,三则顾及你的感受。试想,丞相若与太后长期保持暧昧关系,既有失秦国体统,又让你情何以堪。原以为,让嫪毐装扮成宦官,就可以瞒天过海。殊不知,纸是包不住火的,那些破事最终还是曝光了。

        作为始作俑者,我知道自己难辞其咎。所以,凭借你罢免我的丞相职务,让我出居河南封地,我都无条件接受。我知道,你本想把我杀掉,鉴于众多宾客辩士出面说情,故而放我一马。其实,我早就想到,即便没发生这事情,你也会适时找借口将我放逐;因为你已经长大成人,而且羽翼渐丰,不能容忍一个权势过大的相国。据说尉缭子见过你,作出了如此评价:“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居约易出人下,得志亦轻食人。”高见,真是高人之见。过去,我全身心为你治理国家,而忽视对你进行情感教育,致使你形成刻薄寡恩的性格。不过,这也是生长环境使然;你出生后就寄人篱下,在赵国度过不愉快的童年,我和异人自顾不暇,你母亲并非贤妻良母,不能实施良好的家教。不可否认,你天资聪颖,不乏帝王才略。这些年来,你一直尊称我为“仲父”,感觉你颇有孝心。没想到,你最终还是露出“得志亦轻食人”的心性,对我这个“仲父”抹脸无情。

        平心而论,闲居河南封地期间,我并没有做过任何出卖秦国利益或对不起你的事情。一年来,尽管诸侯使者宾客纷至沓来,但只是礼节性交往,他们之所以前来拜访,无非是冲着我的身份与威望。与他们交谈,我注意把握分寸,涉及到秦国的机密与战略问题,绝对只字不提。面对他们虚心请教,我只是泛泛而谈,说些为政或经商的基本法则。即便如此,还是引起你猜忌与忧虑,你担心我会图谋不轨,甚至危及你的王位。我可以向上帝保证,我绝不会做出危害秦国和你的事情。我如若图谋不轨,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岂不让自己毕生的奋斗付诸东流?!再说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不仅对你寄予深切期望,而且指望借你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惜,你实在是多疑,居然担心我会叛变作乱。你不仅赐予一封申斥书信,还要将我与家属迁徙到蜀地。

        “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这两个问题,感觉你是明知故问。封我于河南洛阳(食十万户),那是你名义父亲异人给予我的回报。你可知道,一个资质平平而又质于他国的庶子居然成为国君继承人,是多么来之不易。为此,我付出大量钱财,做了大量工作,可谓想尽千方百计,花费千金万两,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且不说日后为治理秦国做出多大贡献,单凭这一点也就受之无愧!至于说我何亲于秦,这问题也是不言自明;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异人知道,你母亲也知道。你十三岁即位,军政要务都由我处理,让你称我“仲父”,其实有两层意思,一则表示咱俩是君臣关系,如齐桓公称管仲为仲父;二则暗示咱俩是父子关系,无论是血缘上还是精神上。第二层意思,过去你可以接受,现在可能不接受,因为你觉得翅膀已经长硬,可以自作主张。

        政儿,我的政儿:其实你认不认我为父亲并不重要,我也不在乎你是不是我的血缘之子。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精神之子。我的精神并不是我个人的精神,而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主要体现在《吕氏春秋》里。这部著作是我召集门客撰写的,博采诸子百家之说,备天地万物古今之事,探究天道、地理和人情。为了精益求精,我曾让人誊抄书稿,悬挂于咸阳城门,并声明谁若能改动其中一字,即赏给千金。消息传开,天下学士蜂拥而来,却没有人能改动一字。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此书字字珠玑、尽善尽美,但总体来说它是一部颇有价值的奇书。一般人读不读它倒也无关紧要,我最希望看到你成为其忠实读者,深刻领悟其精神,并付诸治国实践。

        毫无疑问,你的宏愿是吞并山东六国,一统天下。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会如愿以偿,因为秦国已经足够强大。自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已被打造成战争机器,秦军已被演练为虎狼之师,山东六国谈“虎”色变。秦国虽然不及山东六国文明发达,但战争是凭武力说话;倘若六国齐心合力结盟,秦国未必能征服它们,而各国都打各自的小算盘,不可能做到一致抗秦;而咱们秦国以经济、外交和军事等多种手段并用,威逼利诱,挑拨离间,终将各个击破。所以,我并不担心你能否吞并天下,只是忧虑你能否治好天下。

        或许你觉得我乃多此一虑,因为你压根儿就不需要我为你思虑。其实,我并非为你着想,也不是为自己着想,而是为天下人着想,毕竟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夺取天下,目的不在于君临天下,使天下人成为一人之奴仆,而在于结束战乱,消弭纷争,为万世开太平。你是聪明绝顶之人,无疑懂得我编著《吕氏春秋》良苦用心。因为你性情骄横乖戾、刚愎自用,很可能对它不屑一顾。有鉴于此,我只好在书简中多费笔墨,最后一次向你耳提面命,详说我所认可的为君、治国之道。

        你现为秦国君王,一旦吞并六国,将为天下共主。到时候定于一尊,你便是至高无上的孤家寡人,没有什么法约束你,也没有什么人管制你,究竟成为什么样的君王,只能取决于你自身素养。而君主的最高素养,莫过于通晓并操持为君、治国之道。为君、治国之道,就也就是做君王及治国理政所遵循的基本法则,可以概括为“阴阳相和、柔刚共济”,“恩威并用、宽严相济”,“动静交替、无为而治”。

        “阴阳相和、柔刚共济”,就是要顺应自然法则,保持阴阳和谐。一部《周易》,从头到尾都在谈阴阳,借自然现象揭示人情世事,同时也警示君主要“阴阳相和、柔刚共济”。“天生阴阳寒暑燥湿,四时之化,万物之变,莫不为利,莫不为害。圣人察阴阳之宜,辩万物之利以便生,故精神安乎形,而年寿得长焉。”“室大则多阴,台高则多阳,多阴则蹶,多阳则痿,此阴阳不适之患也。是故先王不处大室,不为高台,味不众珍,衣不燀热。”此乃金玉良言,你当仔细体味,好自为之。刚愎自用者偏好阳刚而忽视阴柔,所以我担心你固执地走向阳刚一端,最终不利于自身,也不利于天下。

        “恩威并重、宽严相济”,就是要准确把握君民关系,保持适度平衡。君主与臣民,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我赞成孟子的观点,“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为邦本,没有民众的支持,君主什么都不是。当然,君主统治民众,必须要有权威,否则不能号令天下,令行禁止。君主的权威主要取决于赏罚,赏罚分明,赏罚得当,不怒而威。但是,君主的权威必须适度,并非越高越好。国君若崇尚严刑竣法,民众动辄得咎,如此权威太甚,将招致仇恨,以至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所以,“威不可无有,而不足专恃”。“威愈多,民愈不用。”“譬之若盐之于味,凡盐之用,有所托也,不适则败所托而不可食。威亦然,必有所托,然后可行。恶乎托?托於爱利。爱利之心谕,威乃可行。威太甚而爱利之心息,爱利之心息而徒疾行威,身心咎矣。”可见,君主要让民众敬畏,但不能使民众憎恨。

        或许你并不认同上述观点,因为秦国自商鞅之后,一直以严刑竣法治国,并不断强化君主权威,终于使秦国不断强大。法家的药方,我承认它很有效,过去辅佐先王与你的时候,自己也沿用了其法术或策略。但是,我并不认为那是治国良方,而是一味猛药或毒药。它之所以短期内管用,是因为有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有利于提高秦国军事实力,有利于秦国吞并天下。的确,秦国通过严格管制已然成为当今第一强国。扪心自问,这个强大的秦国文明么?不,不文明!事实是,秦国服了猛药,国家确实骤然雄起了,而国民却被关进牢笼,驯服为“怯于内斗、勇于外战”的怪兽;他们没有个人自由,没有个人思想,也没有个人生活;他们只是战争机器中一零件,只能为秦王卖命与杀戮,只知以杀人换取爵禄。所以,在六国人眼里,秦人还是半开化的野蛮人,愚昧而凶残。

        一旦吞并天下,一如既往以管制秦人的办法对付天下人,施行严刑暴政,恐怕不利于社会稳定。因为山东六国(尤其是齐国)较为文明,士民思想活跃,习惯于享有自由,享受生活,把他们也关进为秦人打造的牢笼,肯定很不适应;武力灭亡他国,原本就不能令人心悦诚服,再借暴政奴役他们,势必招致仇恨;过度横征暴敛,会让民众一贫如洗、走投无路,最终迫使他们铤而走险,舍命抗争。因此,有必要防患于未然,“宽严相济”以安天下。所谓“宽严相济”,可以理解为“当宽则宽,当严则严,宽严有度,适可而止”。比如说,治吏以严,治民宜宽。若不从严治吏,吏则滥用职权,贪赃枉法,为非作歹。若是从宽治民,民则安居乐业,丰衣足食,“宽裕忠信,和平毋怨”;相反,治民过于严厉,容易陷入“以罪召罪、上下相仇”的怪圈,乃至“有严不治”,“令苛则不听,禁多则不行”。再者,对于危害他人或社会的恶行予以严惩,而对于民众的正常言行予以宽容,也是“宽严相济”的应有之义。若不严惩有害的恶行,将会助长邪气抑制正气,破坏社会秩序,败坏世道人心;若不宽容正常的言行,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使人道路以目,终究重蹈周厉王的覆辙。

        “动静交替、无为而治”,就是要合理使用治国安邦之策,促进繁荣兴盛。动与静,是治国平天下的两手,一手硬,一手软,二者交替使用,审势而为。具体来说,治乱平天下,需要有所动作,使用硬的一手。周室取代殷商,建立分封制度,诸侯以周王为天下共主,礼乐征伐出于天子,诸侯各国相安无事。自平王东迁以后,王室衰微,诸侯坐大。春秋时期,五霸争执牛耳,诸侯相互征伐。到了近世,逐相吞灭,并大兼小,战乱不休,生灵涂炭,惨不忍睹。这时候需要一个强国脱颖而出,扫平天下,结束战乱。如今形势日益明朗,秦国得天时地利人和,最适合充当这一角色。承袭六世余烈,可望在你手上大功告成。

        统一天下固然艰难,治理天下更不容易。将来你成为天下共主,理应改弦更张,从一手硬转向一手软,也就是宜“静”。“得道者必静,静者无知,知乃无知,可以言君道也。故曰中欲不出谓之扃,外欲不入谓之闭。既扃而又闭,天之用密。有准不以平,有绳不以正,天之大静。既静而又宁,可以为天下正。”这是理论上的阐述,多少有点故弄玄虚。说白了,静的一手,就是无为而治。当然,无为而治并非无所作为,而是有所为,有所不为。也就是,该管的事情一定要管好,不该管的事情放手不管,尽可能让民修养生息,绝不能瞎折腾。保障天下黔首人身和财产安全乃第一要务,为此必须加强武备以抵御外敌侵扰,并且致力于兴利除弊,维护秩序,主持正义。苛捐杂税、横征暴敛、大兴土木等劳民伤财之类事情尽量少做,最好是不做。

        国家,其实是由无数家庭组成,家国一体,治国如治家。国家的目的与家庭的目的应该是一致的,家庭的目的就是为了家中每人幸福安康,国家的目的也是为了所有家庭幸福安康。所以说,人是目的,不是手段。不管时事如何变迁,人性总是不变的。人之大欲,无非是饮食男女;人之好恶,无非是乐生恶死;人之理智,无非是趋利避害。“古之君民者,仁义以治之,爱利以安之,忠信以导之,务除其灾,思致其福。”只有顺应天理民心,让民众安居乐业,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哆哆嗦嗦就写到这里,若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其实,你能否原谅我,对于我来说已无关紧要。写完这封信我将饮鸩自尽,这样即可消除你的顾虑,也使我免遭不堪忍受的酷刑。不过,我还是祈求你宽恕我的家人,求你不要加害于他们,给他们一条生路,毕竟他们也是你的亲人。上天有好生之德,君主不宜滥杀无辜。

   临终之前,重复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你吞并天下之后,一定要戒骄戒躁,务必恪守为君之道。苟能如此,国运昌隆而长久;否则,国运衰微且短促,甚至数年之间即可土崩瓦解。这并非危言耸听,乃是天道使然。至于信不信由你,反正是我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